精彩小说

第三百四十四章 真相揭穿,反击开始(五)(必看)

冰愠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《重生之将门嫡女》最新章节...

    宣武帝根本就不查账,对他信任的很;当初他可是极力拥戴他为帝的皇子之一。

    明王很是恼火,但是还带了点侥幸心理,认为少府监即使有账目,可是他只要咬死一口不承认,他没有物证,宣武帝也不一定就能相信。

    所以,拼命喊冤,大有他都冤死了的架势。

    紫幽马上和水灵通灵,水灵笑盈盈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当少府监把账本交到皇上面前时,明王还在不见棺材不落泪地狡辩:“皇兄,光是一本账目,能说明什么?臣弟也有一个账本,要不也拿来给您看看?榛”

    “皇上,明王说的话也对,光看账本,是说明不了什么问题的。”水灵不紧不慢地说道。

    明王大喜,他不明白水灵为什么要帮他,可是这个时候,已经容不得他思考了,所以,他马上冲着水灵感激地笑了。

    谁知水灵看都没看他,接着再次说道:“可是,只要去明王府里搜查一下,发现有和这账本上相同的物件,就说明少府监的账本属实。还有,皇上应该马上捉拿那些皇商,拷问他们有没有贿赂明王。业”

    皇上现在对水灵可以说是言听计从,水灵话音刚落,皇上马上就命令慕英毅,“慕爱卿,你赶紧带人搜查明王府,并把帝都几大皇商给臣抓来拷问。”

    明王一听,这下傻眼了,登时软瘫在地上。他王府里的仓库,可是有不少应该属于皇宫里的东西。

    慕英毅闪电一样带人离去。宣武帝马上把怀疑的目光,投向了安王,显然已经被明王贪墨受贿一事,打击的不轻,对谁都不信任了。

    那眼神阴森、怀疑,看的安王毛骨悚然,不由自主把目光慢慢移开了。

    宣武帝见安王不敢和他对视,就更加怀疑了。他本来对待安王,就没有明王来的信任,现在连他信任的明王,都背着他跟他玩阴的,那这安王又能好到哪去?

    老六可是不比老五,老五贪墨银两,还不至于让他马上丢了江山,可是老六手里可是有着四五十万军队,这要是给贪墨了,他就死定了。

    宣武帝想到这,看着紫幽,阴测测地说道:“朕听说,你在安王府过得很不好,庶妃、庶子都敢欺负你?”

    紫幽一听,瞬间就明白了宣武帝的用意。人家已经把话题递给了她,她又如何能辜负皇帝的心意,不好好地表演一番?

    眼前马上氤氲出一层水雾,委委屈屈地点点头,“是,皇上,就连臣女和世子的新婚之夜,他们都没放过。有些难以启齿的事情,他们做了,臣女都不好意思说。安王府发生的事情,臣女以后会慢慢叙说给您听,臣女要说的是今天,苏庶妃和明王妃为了毁坏臣女和明王世子的名誉,无所不用其极,如果不是世子给臣女派了侍卫,您现在看见的可就是臣女的死尸了。这种软刀子杀人,虽不见血,却足以要了臣女的命,臣女不怕你真刀真枪杀过来,却怕被毁了名节,这是要生生地逼死臣女啊!”

    紫幽说完,低头流泪,伤心欲绝的样子,让所有人看了都觉得不忍。

    上官凌然马上朝着宣武帝喊道:“皇伯伯,不就想要这个世子之位吗?臣侄不要了,给他们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紫幽一擦眼泪,坚定地说道:“皇上,上官离染这种人品,怎么能让他继承将来的王位?世子什么事情好歹放在明面上,你不惹他,他也从不主动害人,可是上官离染不一样,尽想些阴毒的坏主意,和他的母妃苏庶妃一样,整天捉摸着怎么害人。”

    水灵马上捂着樱桃小口惊叫:“天啊!心思这么恶毒,要是想着篡夺皇位,谋害皇上可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“上官奕轩!”宣武帝大吼一声,龙眼里放射出的光芒,似利剑,足能刺死安王,“你该死!”

    宣武帝本来就多疑,而且又特别信任水灵,别人说的话,他可能还要考虑一下其真实性,可是水灵,每次提醒他什么事,什么事铁定发生,那叫一个准。

    水灵之前就提醒他,苏庶妃说不定已经被安王收买,于是,他就命令他亲自掌握的隐衣卫开始暗中查访,这一查,还真就查出了可疑之处,那就是苏庶妃在没有进宫之前,就认识安王。

    这就说明,安王搞不好和苏庶妃早就有了一腿,自己被这两人骗了。而且,如果两人早就有了私情,那么安王为什么对上官凌然不好,任由他被自己多次谋害,也不管不问,并力主要把世子之位传给上官离染,还把上官离染带进军中历练,上表为他请封郡王,把王妃管理王府中馈的权利,夺给苏庶妃等等一些原来解释不通的事情,就全部有了答案。

    原来如此,水灵说得对,他们这是想要谋取皇位才是真的,为了自己所爱的女人,为了自己的爱子,什么疯狂的事情做不出来?

    水灵见宣武帝已经相信了自己的话,于是按着紫幽心里的想法,套在皇上耳边,继续小声说道:“安王连上官离染给他带了绿帽子都能忍受。上次他告诉您,他和苏庶妃全部弄错了,徐雅莞真正喜欢的人是上官离染,其实真相是:上官离染在世子的酒里加媚药,想设计世子和徐雅莞在一起,结果酒倒错了,把装了媚药的酒,给他自己喝了,然后没有算计成世子,却把自己算计的和徐雅莞睡在了书房。安王不但不生气,还处处维护,责斥世子和世子妃,现在明知道苏庶妃和明王妃勾结,要谋害世子妃,却还是百般纵容维护,甚至不惜捏造诬陷王妃和魏王有染,想休掉王妃,立苏庶妃为正妃,一步步为上官离染谋划。皇上可有想过,世子妃真要出事,对荣国公府打击有多大?没有了抗衡安王的人,他就可以为所欲为了。”

    还有这样的事情?好啊,都敢欺君了!宣武帝知道的真相越多,就越怀疑安王动机不纯,看着安王的目光,就越是晦暗不明。

    最后阴测测地问紫幽:“明霞不是蔚然的亲妹妹吗?你说她扶你进‘明月阁’,难道她背叛了自己的亲哥哥?”\

    “皇上,明霞郡主在此,您可以审问她。”紫幽答道:“相信她会说出真相的。”

    宣武帝一挥龙爪,“把上官明霞抓起来,给朕好好审问。”

    上官明霞本来也是被父王威胁利诱,才出卖了哥哥;此刻一听宣武帝叫人抓她,吓得马上哭了起来:“皇伯伯,不要抓臣女,臣女是被父王逼得,他告诉臣女,如果不听他的话,他就给臣女议一门不好的亲事,毁了臣女一生。王妃怨恨安王世子妃嘲讽她,不尊敬她,就和苏庶妃设下让哥哥和安王世子妃通奸,然后再让臣女带人抓奸的诡计,这样一来,哥哥毁了,世子妃也毁了,安王世子肯定会震怒杀了哥哥,他也就。。。。。。就完了,他们的目的就能达到了。父王和王妃,气恼哥哥不听话,一心要救出自己的亲娘;苏庶妃和上官离染想夺了上官凌然世子之位,他们唔。。。。。。这都是她们的意思,和臣女无关,臣女是被逼的唔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紫幽冷冷地看着上官明霞,不耻地讥诮道:“为了你自己,就要毁掉你哥哥吗?你也配做他的妹妹。”

    “我!唔。。。。。。”上官明霞看了冷着脸的上官蔚然一眼,哭的越发伤心。

    紫幽转过脸看着宣武帝,大声说道:“皇上,这件事太过阴损下流,您必须严惩主谋者,否则,臣女决不答应!”

    “国师放心。”宣武帝沉着脸说道:“朕会为你主持公道的。你可是朕下旨亲封的一品大员,岂能容得他们如此陷害?!”

    安王、苏庶妃和上官离染一听,顿时就傻眼了!

    安王到底在军中混迹多年,要比已经被吓得成了呆瓜的苏庶妃和上官离染冷静多了。

    反应过来,马上意识到他的皇帝哥哥为什么会这么生气,于是,马上申辩道:“皇兄,臣弟从没想过要篡夺皇位,臣弟对皇兄的忠心,可昭日月!皇兄,那些都是国师对臣弟的诬陷,臣弟确实偏爱离儿,可是那都是因为凌然顽劣,乃不可雕琢的废材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您也有异能?”一句废材,让紫幽更加火冒三丈,毫不客气地嘲讽道:“在世子一生下来,尚在襁褓之中的时候,就看出他是废材?自从世子出生到现在,您可有尽过一天父亲的责任?子不教父之过,世子成为今天这个样子,所有的责任全在您,您是最没有资格责怪世子的人,竟然还有脸说世子是废材。想想您对他所做的一切,您就没有愧吗?”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这章献给送荷包。花花、神笔、钻石的lnda3921亲!╭(╯3╰)╮!送花花的l0713亲!献给送荷包的ba姬亲!sraln亲!送票票的陌琪雨淅亲、sf123456亲、24113949亲、a0亲!小冰谢谢乃们!么么,爱你们!

    ..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