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

第三百六十二章 紫 幽 有 喜 了!

冰愠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《重生之将门嫡女》最新章节...

    重生之将门嫡女,第三百六十二章 紫 幽 有 喜 了!

    苏梅一见,觉得解恨的哈哈大笑,随即,讥讽出声:“上官奕轩,你现在想回头已经晚了。爱叀頙殩很好,我死了不要紧,能让你妻离子散,也算是给谨哥哥报了仇。还有,实话告诉你,上官离染和洁儿,钰儿可都是你的孩子,你可不要听信慕紫幽的胡说八道,做出残杀自己亲生儿女的糊涂事,以免抱憾终身!”

    要说苏梅这个女人还是比较聪明的,明知道自己死路一条,再无生还的可能,所以,现在是拼尽全力,想要保住自己的儿子和女儿。

    也十分清楚安王和宣武帝一样,也是个多疑的,因此才坦诚自己爱的是魏王,来为自己最后说的这几句话,增加可信度。

    安王会琢磨,她都没有隐瞒自己爱着上官瑾轩,不爱他的事实了,那么后面说的上官离染和上官莹钰、上官莹洁是他的孩子,估计不会是假的。

    这样三人以后纵使日子不好过,但是最起码命是保住了猷。

    要说,苏梅还是很了解安王这个人的。果然安王听了她的话,看着这三个以前自己最宠爱的儿女,神情就有了些不忍。

    紫幽这边为安王妃施针,余光却一直观察着那边的动静,一见安王如此,马上大声哭着说道:“娘,您这是该有多伤心,才不想活了呀!可惜您一心想着王爷,王爷却爱着别人。纵使那个人和别人生了杂种,给他戴了绿帽子,他也无怨无悔。为了这样一个负心汉,您值得如此灰心丧气,扔下我和您儿子吗!”

    紫幽这么一通哭喊,又把安王的心肠变的硬了起来。是啊!别说上官瑾轩和他的幕僚已经招认,这三个孩子是他的种了,就是没有招认,哪怕这三个孩子真就是自己的种,他们也不能留了,留下来就是个笑话,笑话他是个活王八湛。

    这可比当初知道杨云裳和上官瑾轩有一腿,还要让他无地自容。因为杨云裳和上官瑾轩的事情,几乎没有别人知道,而苏梅及她的孩子,和上官瑾轩之间的关系,几乎无人不晓,自己真要留下这三个孩子,别人还不知如何骂他呢?

    可是这三个孩子,和上官凌然不同。上官凌然一生下来,就因为母亲被迁怒,他几乎没有付出过一点感情,而这三个孩子,他几乎付出了作为父亲,所有的关心和爱护,那可比宁侧妃生的孩子,要疼爱得多。

    现在要他对他们下手,说心里一点不疼,那纯是骗人的。

    可是,他不能心软,他如果心软,自己的妻子和儿子,会离他更远,估计真的就难以挽回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,安王对着苏梅冷笑道:“贱人!你不要妄想用这件事来打动本王,本王再也不会相信你。别说这三个小杂种是上官瑾轩那个畜生的,就算不是,本王也不会留下他们!要怪,只怪他们有了你这个的亲娘!”

    “不!”上官莹洁一听,惊恐万状地大喊了起来:“父王,我是您的女儿,求您!不要杀了我!”

    “父王。。。。。。”上官莹钰也跟着哭嚎起来,“钰儿不想死!”

    “父王、父王、父王!”上官离染扑过去抱住安王的腿,也哭的稀里哗啦,“不该我们的事啊,为什么您要杀了我们?唔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安王心里又疼又涩,又气又怒,真不是个滋味。说真的,他觉得老天是在惩罚他,为什么当初对着自己亲儿子上官凌然,他能狠下心,可是对着这三个孽种,却会觉得心如刀割!

    紫幽看着安王那张英俊的国字脸,一变再变,眼里满含痛苦,于是,再次哭泣道:“娘,忘了王爷吧,这么多年,人家对你和世子,可从没有心慈手软过,你值得为他绝望伤心么?干脆和离改嫁得了!”

    “对,改嫁!”上官凌然也气哼哼地跟着附和。

    安王一听,终于一咬牙,一闭眼,朝着上官离染狠狠地踹去,“滚开!”

    这回可使用了力气,不敢不用力,知道儿子和儿媳都在看着,他如果对待三个孽种有一点心慈手软,估计两人就是逼,也会逼着王妃和他和离。

    安王硬起心肠,一遍遍念叨着:他们是上官瑾轩那个混蛋的孽子,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;一边对着上官离染又踹了两脚,还扇了上官莹洁和上官莹钰两个耳光。

    看的出,用了力气,两个女孩的小脸,马上就肿了起来,大的鼻子都被打出了鼻血。

    上官离染更是杀猪似的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最小的上官莹钰从没见过父王这样,吓得全身哆嗦,只顾流泪,傻愣愣的,都哭不出声音来了。

    苏梅心如刀割!嘶哑着嗓子,费劲地哭着喊着:“上官奕轩,他们真是。。。。。。是你的孩子,你别这样,我。。。。。。我求你!你打我。。。。。。打我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打在孩子身上,痛在娘的心里,当初安王用这一招来折磨安王妃,安王妃会有多痛,苏梅可算是尝到了。

    一家子哭成一团,王妃终于被刺激醒了。看着他们在那鬼哭狼嚎,王妃突然之间就想明白了有些事情。

    然后很平静地对紫幽和上官凌然说道:“凌儿、幽儿,我知道你们是想为我出气,可是苏梅说的对,这其实还是我和王爷的婚姻出了问题,我想没有苏梅,也会有王梅、白梅等人。你让他们走吧,不要污染了我这里。我好了,我再不会想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她话没说完,紫幽“嘤咛”一声,眼前突然一黑,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一下子,可是把王妃和上官凌然吓得不轻。

    安王也顾不得去折磨苏梅和她的儿女去了,看着上官凌然和王妃慌了神,马上喊道:“我去喊太医。”

    王妃生病,除了紫幽,宣武帝为了表示对左相府和安王府的荣宠,还派了一个太医,一直住在左相府,这点安王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紫幽身边的四个大丫鬟,在她的言传身教下,也都通晓点医术。

    今天是墨韵和水韵当值,两人一见紫幽晕了,世子抱着她,慌得直转悠,墨韵马上说道:“世子殿下,您快把世子妃放在王妃的床上啊!”“对对对。。。。。。”王妃赶紧下床,慌得连鞋子都没穿,赶紧腾出地方,让儿媳妇躺上去。

    刚刚放稳,老丞相和两个儿子、儿媳妇就带着太医过来了。

    这时,金灵很有眼力见的和谢云峰,还有逸佰他们,把苏梅母子女也给带下去了。

    老丞相看见苏梅,狠狠地瞪了她一眼。他知道外孙和外孙媳妇的计划,可是他不能在场,总得给安王这个狗屁王爷留几分面子不是?

    正和两个嫡子在那替女儿担心呢,却见安王急急慌慌地跑进来喊道:“岳父大人,快,紫幽晕过去了!”

    老丞相一听就急了!这孩子身上有灵力,据说不会生病,更不会死亡,可突然间,怎么会晕过去呢?急忙去叫上太医过来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这位太医姓张,对紫幽的医术,可是钦佩的五体投地!一听国师晕过去了,也是吓得不轻,一路小跑跟着老丞相他们朝着“水云间”跑,迎面又遇到了得知消息赶来的、上官凌然的两个嫡亲舅妈。

    这时墨韵和水韵,都已经为紫幽诊上脉了,两人一人摸着一只手,神情从开始的惊慌,渐渐地变成了惊喜,就在这时,太医也到了。

    墨韵和水韵同时说道:“世子妃的脉象,很像喜脉。”

    “喜脉!?”所有人异口同声地问道,随即就露出了狂喜的表情。

    尤其是王妃,好像吃了仙丹,一下子就来了精气神。双手合十。连声祷告:“阿弥陀佛!感谢佛祖!感谢各位菩萨!我终于有孙子了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安王也激动,自己马上就要做爷爷了,慕紫幽肚子里的孩子,可是他真正的孙子,他能不开心吗?可是开心的同时,他又心酸悲痛的要死!

    暗忖:如果不是被苏梅骗了,现在该是多么幸福的时刻啊!可是这幸福被他生生地给亲手断送了!儿子能不能让这个孙子认他这个爷爷都够呛。

    老丞相也是乐的眼含泪花,一连声地催促太医:“张太医,快请仔细为世子妃看看。”

    墨韵忙在紫幽手腕上搭上帕子,张太医这才敢去诊脉,足足过了有一刻钟,张太医这才在一屋子人等得不烦耐,一起睁大眼睛看着他的情况下,起身朝着上官凌然抱拳笑道:“下官恭喜王爷、王妃、世子老丞相!世子妃的脉象,确实很像喜脉,不过才四十来天,要想确定,还得再等六七天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说,很可能怀上了?”老丞相急忙追问。

    张太医笑着点点头,“应该是,只要再等六七天,就可以确定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!好啊!”老丞相高兴坏了!不仅高兴自己可以当太外公了,还高兴女儿活过来了。

    看女儿兴奋地两眼放光,就知道她不会再想不开了。

    自己就这一个嫡女,从小就活泼开朗,性情娇憨善良,是全家的宠儿,结果嫁给安王这个王八蛋,竟然落得这样的下场。真要是女儿有个三长两短,让他这个白发人送黑发人,这让他如何能受的了?

    这个宝贝重外孙,来的可真是时候!

    紫幽很快悠悠醒了过来。睁着一双雾蒙蒙的大眼睛,萌萌地问道:“我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幽幽!”上官凌然一下子扑过去,想抱她,却又害怕地、小心翼翼地抓住了她的手,喜滋滋地说道:“我们有孩子了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嗯?!”紫幽还真是没想到,愣了一小会以后,绽放出一个明艳动人,如百花齐放的笑容来,“真的吗?我说这两天我怎么没有食欲,老是恶心呢,我还以为是因为娘亲病了,上火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,一把抓住因为听了她的话,而感到愧疚,走到她身边准备道歉的、王妃的手,高兴地摇晃起来,“娘,您听见了吗?您要做奶奶了,您快好起来好不好?我还想让您教我带孩子呢。”

    一屋子的人,除了王妃和上官凌然,就没人再看过她如此娇憨动人,明媚活泼的一面,印象中的她,一直都是冷艳高贵,神圣而不可侵犯的,咋见她这副小女儿的娇态,都是齐齐一愣。

    然后,老丞相就欣慰的点点头。他也没想到,紫幽和女儿婆媳俩,会亲昵的如同母女,这可真是太好了!

    女儿苦了半生,但愿从此以后能苦尽甘来!

    安王则对紫幽有了新的认识。他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安王府,王妃“星辉园”每晚的歌声、琴声、笑声。

    他知道婆媳关系有多难处,他就没见过有一位儿媳妇,能真心实意把婆母当做亲娘一样对待的。

    可是,他现在看得真真的,慕紫幽看着杨云裳的目光,充满了慕孺、亲昵、不舍、担忧等只有女儿对母亲,才能生出的情感。

    安王突然冒出一个念头,要是她能把自己当做父亲,是不是也会这样对待自己?那他是不是也会很幸福?

    安王这么一想,心里又是一痛。想想他对紫幽所做的一切,无边无际的绝望,迅速蔓延开来。

    他的担心没有错,很快他就作为不受欢迎者,被请出了左相府。

    “王爷,寒舍鄙陋,实在不适合王爷这位高贵之人久呆,您还是请吧。”老丞相话说的客气而又疏离,不欢迎他的态度,表露无遗。

    可是,他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谁让他十几年都不踏入丞相府,不喊老丞相为岳父大人,却对着苏梅的老爹客客气气,就差明着叫人家岳父的呢?

    自作孽不可活,说的就是他!

    安王被请出了左相府,可是第二天一大早却进了宫,干嘛呀?接着向老太后报喜的机会,还请老太后帮他说和呗。

    “什么!?幽儿怀孕了!?”太后娘娘这叫一个惊喜,脸上一时间都是菊花瓣,比听到上官凌然打败乌维立单于,成了老百姓敬佩的民族英雄,还要激动。

    马上就对成公公和张嬷嬷说道:“还不赶紧准备些补品赏赐给世子妃。不,不用了,哀家要亲自去儿子府上看望儿媳妇和孙媳妇。”“孩儿谢母后隆恩!”太后娘娘一句话说完,安王鸡冻的“扑通”一声就跪下了,眼泪都汪在了眼里。

    心里话,娘哎!您太了解儿子的心思了,儿子现在就盼着他们能回府啊!

    太后娘娘人老成精,儿子这天不亮就进宫来报喜,她如何能不知道儿子的心思?

    但是,她更知道儿媳妇和孙子的心结难解,也知道紫幽那丫头,有多嫉恶如仇、恩怨分明。有了这个小丫头的推波助澜,估计儿媳和孙子,就更不会轻易原谅儿子。

    可是,总这么僵着不是个事啊!这哪像个家?太后娘娘想到这,对苏梅那叫一个怨恨。

    转过脸拉下脸就责斥道:“这事都怨苏梅那个贱人!本来好好的一家子,叫她给搅合成这样。你也是,什么人不喜欢,会喜欢上上官瑾轩的女人?唉。。。。。。也怨我,太纵着你了,让你媳妇受了不少委屈。你啊,赶紧把那个苏梅和她奸夫生的孩子给处理了。你得拿出实际行动来,才能挽回他们母子的心!”

    太后娘娘人老成精,听到苏梅及孩子的死讯,就猜到他们落到了紫幽的手里。一问儿子,果不其然。

    “是是是。”安王陪着小心,他以后的幸福生活,可都指望着他的母后了,如今老人家说什么就是什么。

    太后娘娘要去安王府看望儿媳、孙媳,那儿媳孙媳当然不能呆在左相府。

    成公公马上就去左相府下旨了。

    上官凌然和老丞相一听,顿时感到有点棘手。不管怎么样,太后娘娘的面子总不能不顾吧?

    紫幽心里顿时就感到不满了!太后突然来这一出,当然是为了儿子安王,而且,很有可能就是安王的主意。

    可是,想这样来逼迫王妃就范,却让她不舒服极了。太后娘娘怎么了?难道为了让太后娘娘高兴,王妃近二十年的委屈,就得白受?还有安王对她和上官凌然所做的一切,就能抹杀?她决不答应!

    要说紫幽骨子里那股军人的铁血意志,真是已经强大到了无敌的地步。

    从椅子上站起来,对着皇宫的方向深施一礼,然后对成公公不紧不慢地说道:“臣女和世子叩谢太后娘娘宏恩!只是,成公公,还是劝说太后娘娘不要出宫的好。如今匈奴人还在帝都,乌维立等人被世子他们打败,难保不怀恨在心。如果太后娘娘出宫,他们一旦伺机报复,那后果可是不堪设想。安全起见,还是劝太后娘娘不要出宫吧?再说,如今我孕吐的厉害,母妃身体也是虚弱不堪,实在经不起舟车劳顿。臣女惶恐,请太后娘娘保重凤体,等臣女和母妃身体好转,即刻进宫拜谢探望皇祖母!”

    一番话说完,成公公暗暗竖起了大拇指。先是为太后娘娘的安全考虑,力劝太后娘娘不要出宫;后又说明自己和王妃身体,经不住来回折腾,真是消知晓之以理,动之以情,任何人听了,都说不出说明不妥来,然后,还破了太后娘娘想要借机让安王和王妃和好的计划。

    这个将门之女,可不单单只会打打杀杀,智慧绝对过人,也难怪屹立于安王府十几年不倒的苏庶妃,很快就被人家整的这么凄惨,不服都不行啊!

    成公公不能多说什么,否则太后娘娘、王妃和世子妃三人,有一人出了点小问题,他都逃脱不了处罚。

    只好乖乖地行礼说道:“嗻!奴才一定把世子妃的担心,以及世子妃和王妃的身体状况,仔细汇报给太后娘娘。那奴才就告退了!”

    “辛苦公公了!”紫幽看了诗韵一眼。

    诗韵马上递上了一张一百两的银票。

    成公公也没推辞,放进袖笼里,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紫幽对待这些宫里的太监和婆子、大宫女等人,打赏起来一贯大方,态度也和蔼,说真的,他们这些奴才,对她都很感激。

    成公公也不例外,在对待安王和紫幽这件事上,成公公绝对偏向紫幽。安王看见他们。可从来不像紫幽那样和颜悦色,安王的和颜悦色都给了苏庶妃母子了。

    哼!鄙视这个有眼无珠的男人。成公公暗自腹黑,想着回去如何把世子妃和王妃的身体状况,说的微妙些。

    既不能说二人不好,有诅咒二人的嫌疑,还要说她们不能坐车颠簸,这也是个技术活不是?

    成公公回去就把紫幽的原话复述了一遍,然后又顺便表达了自己的观点:“太后娘娘,奴才注意了一下,王妃确实还很赢弱,精气神很不好;世子妃则一直在那想要呕吐,好像妊娠反应很厉害呢。奴才也觉得不宜舟车劳顿。再说外面确实不太平,奴才就看见好几个匈奴人。”

    太后娘娘无奈地看了安王一眼,摇摇头,“此计不通。幽儿那个丫头,可是不好糊弄,但是不得不说,对她母妃还真是孝顺!其实那丫头对哀家也很有孝心,要不是你。。。。。。唉!好好的一个家,那该有多幸福啊!”

    安王心里本就一个劲的下沉,连太后娘娘的面子都不给,他又能如何?

    此时再听了太后娘娘的感叹,一颗心越发揪痛得难受!

    再说紫幽怀孕的事情,很快就传了开来,太子得到消息,脸色阴沉,在书房里好一通发泄!书房里的书架和摆放的物品遭了秧,散落了一地。

    而三皇子更是气的暴跳!想想就不甘心,上官凌然结婚才多长时间?才两个月出头,人家就要当爹了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