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

第三百七十一章 女神媒婆PK贵妃老鸨(一)(7000+)

冰愠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《重生之将门嫡女》最新章节...

    重生之将门嫡女,第三百七十一章 女神媒婆pk贵妃老鸨(一)(70+)

    紫幽怀着两个宝贝,除了一开始有点恶心,过了两个多月以后,几乎没有什么反应。爱耨朾碣

    渐渐地,来让她教授绣技的小姐增多,从一开始的闺蜜魏亚娟、应晓霞、滕雅蓉、二公主等人,到后来,姬冰玉带着夏若晴的庶妹、堂妹来了。

    夏若晴到底还是被刘峻休了,因为五皇子的那个侍卫,畏罪潜逃,下落不明,坐实了她和此人的奸情;安国公自然是不准许有这样的污点儿媳妇存在,再说夏若晴和刘峻结婚又一直没有生育,所以,勒令儿子休妻。

    刘峻丝毫没有犹豫,一纸休书扔给夏若晴,夏若晴哭的死去活来,只好带着嫁妆回了右相府。

    她这一会去不要紧,害的她叔叔家的两个待嫁女儿,她的庶妹,全部不好议亲了。还以为和她是一路货色,哪个府上都不愿意娶这样的儿媳妇轺。

    夏若晴的庶妹——夏若雯,今年十四岁,长得和夏若晴有四五分相像,本来和夏若晴的关系,就不是很好,如今受她连累,更是怨恨她。

    二两个堂妹,一个叫夏若琳,差两个月及笄;一个叫夏若纯,刚刚十三,因为夏若晴,正在和夏若琳议亲的、川陕总兵府,直接就拒绝了,把个夏若琳哭的几乎咽气。

    右相大人左思右想,想到大孙媳妇姬冰玉和紫幽的结义姐妹关系,然后找到她,对她说道:“你和世子妃不是结义姐妹吗,没有事带着你的妹妹们,常到安王府走动走动,和她把关系搞好了。总不能因为你那个糊涂的大妹妹,就耽误了夏府其她姑娘的一生吧!我听说现在有不少闺阁千金拜世子妃做师傅,教授绣技;哼!什么教授绣技,还不是醉翁之意不在酒?帝都四霸,还有二个没有婚配,不管家世、还是个人条件,现在可都算得上是一等一的,何况明王和安王世子难道真的就不娶侧妃了?这怎么可能?你带着你三个妹妹,过去瞧瞧,瞅准机会,该抓住也得抓住。哎”

    姬冰玉一听,没办法,只好硬着头皮带着三个妹妹来到了安王府,拜见紫幽。

    姬冰玉因为夏若晴,对紫幽不像原来那么亲密,对待她,不像对待姐妹闺蜜,倒像因为她是国师,是世子妃,而特意讨好一样。

    姐妹情已经发生了变化,紫幽感受到了,又怎么可能再像原来那样真心相待?

    所以,一看她带着几个正在议亲的妹妹找上/门来,笑得满脸虚假,心里确实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特别是当姬冰玉拐弯抹角地问她朱立康和魏明睿的情况时,紫幽虽然回答了,但是却一带而过,笑容很快就清冷了下来。

    没有哪个人,愿意被人利用不是?打着学刺绣的幌子,为的却是议亲,她当然有想法。

    其实姬冰玉要是跟她实话实说,紫幽还不至于如此反感,可是,偏偏她一句真话没有,让紫幽如何能不寒心?

    可是让她烦躁的还在后面,就在姬冰玉天天领着三个妹妹来安王府的第三天,安国公世子夫人孙氏,领着沈丽娟、沈婵娟也上/门来了。

    孙氏当然知道沈家两朵姊妹花和刘贵妃的意思,可是刘贵妃不仅是后宫的女主人,还是他们安国公府的亲戚。把她叫进宫,直接就跟她摊牌,“雅娟和婵娟也想跟世子妃学刺绣,本宫不方便出宫,就由你带着她们去吧。”

    她一开始真的有推脱,“这。。。。。。这有点不太好吧?臣妇跟世子妃不是很熟,臣妇怕世子妃不太愿意。娘娘为何不叫荣国公府的表姑帮忙?她是世子妃的婶婶,她带着两位妹妹去,岂不更好?”

    可是刘贵妃马上拉下脸,不高兴地责斥道:“看看你们安国公府,那边还希望本宫维护着家族的繁荣,这边本宫就求你们办点小事,你们就拿不上了,合着亲戚就是用来利用,却一点忙都不帮的?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个份上,让她怎么办?她想哭的心思都有了。

    回来跟婆母禀告了,婆母还算通情达理,没有责怪她,而是把这事告诉了她的公爹安国公。

    安国公当时捉摸了一会,说出了下面一番话:“现在暂时还不能得罪刘贵妃。现在朝中局势太过微妙了,太子、三皇子、五皇子,还加上一个残废的二皇子,几乎成了四足鼎力的状况,将来到底谁能上位,我现在可看不明白。雪儿叫我听世子妃的,可是世子妃却和残废的二皇子走的近一些。二皇子那个样子,根本就不可能上位,所以皇上才用他来牵制太子和三皇子、五皇子。而太子、三皇子、五皇子中间,总有一个要成为最终胜利者的。所以,我们安国公府现在虽然明面上,是中立的,谁也不帮,但是也不能把人全得罪了,不管哪一方,都要留条后路啊!刘贵妃现在摆明了要和世子妃过不去,咱们不能帮,但是也不能拒绝的太明显。老大家的,你这样,领着二人去安王府,把咱们的难处告诉世子妃,我相信,她能理解。”

    所以,孙氏把二位娟领过来,就找紫幽把话说明白了,“妹子,你知道,我们全家,除了被六弟休掉的那个蠢妇(夏若晴),可都把你当着自家妹子看待,没拿你当外人。这件事我是没有办法,才答应贵妃娘娘带她们来的。你也知道我们府上和贵妃娘娘的关系,她把话说的那么难听,我们也不能就把人得罪光了不是?父亲大人确实有点担心,妹子,你和世子可都是有本事的,可是我们安国公府上上下下近三百口人,总不能不顾着吧?妹子,你能理解我们的苦衷么?”

    紫幽听她这么说,还有什么不明白的?虽然不太赞同,他们怕得罪人,就把烫手山芋抛给别人的做法,但是倒能理解。尤其是现在的安国公,毕竟不像以前,有军权在握,会担心,会多琢磨,会做老好人,谁都不得罪,也情有可原。

    关键是,人家把心里的想法,都告诉了你,没有把你当个傻瓜利用,这就让她很满意了。

    说真的,要说紫幽的要求也不算高,真是求一句真话而已。

    紫幽点点头,表示理解,“我知道干爹的难处,嫂子你回去转告干爹,我不怪他。我也不怪你,嫂子。以后如果贵妃娘娘要你干吗,你尽管按着她说的去做,只是不要瞒着我就行。”

    孙氏听了很感动,有些内疚地说道:“你看,我们为了自己,把难题都留给你了。说真的,我和母亲、父亲都因为此觉得对不住你!”

    紫幽倒是因为她的这番话,露出了温暖的微笑,“没关系的,你就是不答应贵妃娘娘,贵妃娘娘也会找别人,到时候你们白白得罪了她,还没能起到什么作用。这样很好,最起码我知道了你们没有想着一心利用我,我很高兴。”

    孙氏以前一直觉得紫幽不太容易亲近,可是今天和她深接触,才知道她人这么好。

    于是,一把抓住她的手,这次的话,说的更真诚了,“以前总觉得你有些清冷孤傲,不太好接触,可是今天我才明白小姑说的话,你外冷心热,最是良善的,别人真的对你好,你能把心扒给人家,这话真是不假。妹子,你小心点啊,我总觉得夏若晴找人诬赖世子那件事,有贵妃娘娘和五皇子在里掺和;如今这个沈婵娟和沈丽娟,怕是对世子没安好心,你提防点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紫幽点点头。

    知道她们没安好心,可是看见她们死皮赖脸,一直磨蹭到快吃晚饭了还不走,那就让所有人感到不耻了。

    紫幽跟所有的小姐们说了:“我只教你们一个时辰,剩下的时间,你们自己练习。还有,本世子妃不管你们午膳,午时一到,你们自行回府,我要休息,准备下午的课程。另外,我再重申一遍,我只教你们一个月。”

    大部分小姐都很自觉,就连和紫幽关系特别好的魏亚娟等人,都很少留下来,偏偏沈家两姐妹每一次都要留下来,还拉着紫幽的胳膊撒娇,“幽姐姐,我们给你银子,在你这入伙,下午跟你学医。我们也想成为你这样的女英雄。”

    学医当然是假的,目的就是为了见上官凌然一面。

    第一次看见上官凌然回来了,行礼时,姿态那叫一个婀娜,说话那叫一个娇嗲,“丽娟(婵娟)见过世子殿下,世子殿下万福!”

    上官凌然一进来,眼睛只盯着紫幽了,这刚要伸手将小女人拉入怀里,突然之间,见蹦跶出两只雌黄蜂,气的本来笑眯眯的俊脸,一下子就结了冰,“这两人谁啊?怎么会在咱们的屋里?逸佰,将她们赶出去!”

    “世子!”沈丽娟几乎不敢置信地叫了起来,“您不认识我们了,那天你战胜了乌维立单于,我们还亲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滚出去!”上官凌然顿时就火大了。

    他劳累了一天,见不着自己小女人,想的抓心饶肝的难受,急三火四地赶回来,就为了这一刻,拥她入怀,深深地亲吻她!

    他每天在军营,几乎每时每刻都在想念他的幽幽,一想起她,就有一个想法,要是妻子也能像黑曼陀罗那样,可以随意幻化成各种小东西,那他一定天天把他的幽幽揣在怀里,带在身上。

    他亲吻妻子上瘾,赶回来的第一件事,就是和紫幽激烈地拥吻,最少两刻钟以上。

    然后才洗手、换衣服,到母亲那里用膳。

    现在这关键的时间,被陌生人占用了,他能不火人才怪。

    对着诗韵和海韵怒喝道:“以后我和世子妃的院子,除了厅堂、花厅以外,其它地方不许外人进来。”

    说完,又冲外面大吼一声:“逸佰,还不快点把人给我赶出去!”

    不用逸佰,会点武功的诗韵和海韵,就把沈丽娟和沈婵娟叉了出去。

    海韵还不住地抱怨:“就跟你们说,不能进世子和世子妃的房间,你们偏不听,没把你们打死就不错了。那天有个想爬床的小丫鬟,趁着世子午睡,世子妃去了王妃那里,同跑进世子的睡房,想勾/引世子,被世子一脚踹的,当即就吐血身亡了。我们世子看着整天笑眯眯的,可是那时对着世子妃,对别的女人,心狠着呢!”

    沈婵娟、沈丽娟又羞又怕、又惊又怒,当然要进宫告状。

    当然,她们不会怪上官凌然就是,而把责任全部推到了紫幽身上,“贵妃娘娘,世子妃明明知道我们是娘娘的侄女,还撺掇着世子这么羞辱我们唔。。。。。。那世子看见我们本来还笑着,可是一件慕紫幽冷着脸,他马上也冷下了脸唔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。”沈婵娟可没有月神皎洁,心思龌龊并不比沈丽娟差多少。哭的梨花带雨,说的话气的刘贵妃肝疼,“世子妃还叫她的丫鬟羞辱我们,把我们比喻成低贱的小丫鬟,说是他们的房间,谁都不能进,就是您贵妃娘娘来了,也只能呆在花厅或是客厅。”

    刘贵妃闻言,气得一拍椅把,满脸狰狞地喊道:“怎么?她的房间难道比皇宫还要贵重,谁都不准踏入?本宫偏不信这个邪,本宫偏要你们成为安王府的侧妃,住进那个紫气幽然!”

    哼哼!慕紫幽,这可是你逼我的!你明明知道丽娟、婵娟是我的姨侄女,你还那么羞辱她,那咱们走着瞧,我就不信,还有猫不吃鱼的!

    紫幽听见小灵鼠的汇报,正被男人搂在怀里,上下其手。

    这家伙一天到晚缠着紫幽,追问同一个问题:“媳妇,我们什么时候才可以在一起?这两个小家伙干嘛来的这么早啊?可怜老子结婚才二个多月,该享受的一切福利就被迫放弃了。”

    他一说这话,紫幽就不耻地睨他一眼。什么被迫放弃了该享受的福利啊!除了进入她的身体,他几乎每晚都要纠缠她一个多时辰,逼着她按照那羞死人的春宫图,和他一起练习。

    每每到最后忍不住,要去冲冷水澡,因为怕他经常这样,引起男人的性器官反复充血,将来诱发疾病,她只好告诉他:“你忍忍啊,三个月以后就。。。。。。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可以什么了?”每到这个时候,这家伙就故意逗弄害羞的小女人。

    看着小女人面红耳赤,羞恼的一双秋水美瞳,娇嗔的瞪着他,就抓住她的手,放在他的昂扬上,低噶地呢喃:“宝贝,它和我一样,想你想的全身胀痛,你快亲亲它。”

    每当这个时候,紫幽的一颗心,就柔成了一汪水,任由男人施为。

    两人好的蜜里调油一般,别说插进个人,就是一根针都困难,这沈家姐妹,如此不死心、不要脸,让安王府的奴才都不耻。

    娄嬷嬷就和吴嬷嬷私下议论,“什么大家闺秀,真要不要脸起来,连个chang妓都不如!”

    “老姐妹说的真对,我前些年在宫里,可是没少见过那些想爬龙床的女人。说什么高贵无比,其实那灵魂还真不如我们这些做奴才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小姐的继母,不就是个不择手段爬上老爷床的吗?坏的要死,整天撺弄着大老爷谋害小姐。”

    “那种人,活该被处以极刑!”

    紫幽嫉恶如仇,她的仆人大多和她是一类人,也都不耻王怡萍、苏梅、徐雅莞这一类的女人。

    紫幽和上官凌然、王妃,越是生活的无忧无虑,就越是厌倦各种争斗,各种算计、各种而虑我诈。

    紫幽还想念爷爷,想和爷爷、外公团聚。

    外公和上官凌然合开的“随心索玉”,短短两个月不到,就成了帝都玉器行的龙头老大,开始盈利。

    上官凌然把店铺交给“玄元派”的师侄们管理,每个月上官凌然只要查个帐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当然,没人知道“随心索玉”的幕后老板,是上官凌然就是。

    两人本来就厌倦了这整日为了利益勾心斗角的红尘俗世,生出了早日归隐的心思。

    和王妃、老丞相一说,王妃和老丞相都非常赞成。

    老丞相知道南疆已经落在了老将军手里,那里现在民心归顺,加上玄远大师又带了“玄元派”一半的弟子,去了南疆修炼,那里的治安情况,现在非常好。

    老丞相当即就表示,“你们要是去南疆,我们也去,帝都虽然繁华,可是整天争来斗去,防这防那,也确实太累了。我年龄大了,想过几年含饴弄孙的舒心日子了。”

    王妃点点头,也略显激动地回道:“幽儿,我还真是想去南疆定居,听凌儿说,那里风景如画,一年四季如春呢。”

    慕英毅也想马上回去南疆,老父一个人在那,同生共死的战友也在那,他总觉得现在的荣国公府冷冷清清的,虽然有慕老将军的替身在,可是那毕竟是替身,不是真正的老将军。

    到了五月底,进入初夏,紫幽已经怀孕快四个月了,因为是双胞胎,肚子显得比一般孕妇要大。

    她的身材,也因为怀孕,而显得有点丰满,更加增添了女人的韵味。

    她为自己设计了类似唐装一样的衣服,短襦长裙和以前服装风格不同的是,裙腰系得较高,一般都在腰部以上,有的甚至系在腋下,给人一种俏丽修长、雍容华贵的感觉,还显不出她突出的腹部,只是她没有穿开胸衫,襦衫得的领子有圆领、方领、斜领、直领和鸡心领。

    一经她穿出来,马上引领了帝都的服装潮流。她无意设计的孕妇装,竟然改变了大燕传统的服饰,让上官凌然的成衣铺子,赚了个盆满钵满,这可是她没想到的。

    她的美,越发让人惊叹。她本来就生的很冷艳,似冰山雪莲一般,洁白晶莹,艳丽多姿。现在因为怀孕,时常散发出母性的光辉,和成熟女人的娇媚,身上总是笼罩着似薄纱般的朦胧神秘,一双星眸,水水润润,不经意看人时,漾着半透明的波光,把人裹在里头。

    上官凌然时常想起自己小时候调皮,在外公书房里翻到的一幅珍贵美人古画卷,展开看时,久远而发黄的卷轴上,女子婉约柔艳,流泻出如水迤逦的动人心魄。

    他从不知,原来冷艳高贵和妩媚雅致融合,竟然可以这般毫无瑕疵。

    太子和三皇子看见她,想得到她的心思,越发迫切。

    很快,初夏来到,刘贵妃和德妃商量,要举办赏荷宴,邀请五品以上官员的家眷进宫赏荷,说是宫里很久没有举办宴会,有点沉闷了。

    说白了,就是想找点乐子,要不生活太单调了。这古代没有什么娱乐活动,宫里的女人,就皇上一个男人,如今又被德妃和水灵霸占着,其她嫔妃几乎见不到龙颜,闲的五脊六兽的,想找点乐子。

    进宫赏荷这一天,还下起了毛毛细雨,雨中赏荷,更是件浪漫而又富有诗意的一件事,就连宣武帝都被惊动了。

    说穿了,刘贵妃一个劲忽悠宣武帝过来参加赏荷,无非是想用几个年轻漂亮的女人,来分德妃和水灵的宠爱。宫里现在的嫔妃,除了和魏明睿的姐姐丽妃关系比较亲近的三四个嫔妃,安安静静地守在自己的宫殿里,没有上蹿下跳,其她大多数的嫔妃,在刘贵妃和三皇子母妃贤妃的撺掇下,都千方百计地争宠。

    可是,这几个月的一番较量过后,全是以刘贵妃她们的失败而告终,所以,她们没有办法,商量之下,觉得新人入宫,肯定能引起宣武帝的兴致来,赏荷宴就这样应运而生。

    安王府有个大大的荷塘,紫幽本来不想进宫赏荷的;可是却不得不去,因为刘贵妃不仅给宣武帝准备了美人,还给慕英毅、帝都四霸,包括她夫君在内的其他和她相关的男人,全都准备了美人。

    紫幽听了韦沙利的汇报,对上官凌然嘲讽地笑道:“刘贵妃应该改行到妓院去做老鸨,这皮条拉的,比那些老鸨水平高多了!”

    上官凌然当即就笑喷了!把她的话,学给三位弟弟听了,三人笑的是前仰后合,一点形象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上官蔚然一拍大腿赞道:“精辟啊!嫂子真是太有才了。”

    朱立康也连连点头,“可不?大哥,你应该带着《楚腰馆》那几个妈妈,进宫跟刘贵妃好好学学,瞧瞧人家这皮条拉的,多艺术、多有诗情画意?”

    “我呸!”魏明睿嗤之以鼻,“我看那老娘们纯是糟蹋美好事物。荷花多圣洁,要是知道被她利用来拉皮条,荷花仙子直接跳河得了。哦,不对哦?荷花仙子不用跳河,本来就在水里的。总之,刘贵妃那个老娘们也忒不要脸了!应该把她扔到河里,好好洗一洗。”

    “洗干净外皮,也洗不干净他们龌龊的灵魂!”上官凌然讽刺地冷笑,一双瑰丽的凤眸,露出了冷冽的光芒。

    刘贵妃心思太肮脏了,坏他一个人不算,还想让他的朋友和亲人均不得好。魏明睿和朱立康正在议亲期间,要是叫她的阴谋得逞,岂不要闹心死?

    紫幽正在为魏明睿和印晓霞,朱立康和魏亚娟撮合,目前正是关键时候,刘贵妃听到了风声,是一心想要搞破坏.

    印晓霞老爹已经升任湖北总督,估计再过两年多回来,就是六部尚书之一.小丫头刚刚及笄,长得很俏丽,因为和魏亚娟处的好,魏明睿对她印象不错.

    只是原来魏明睿是个"纨绔",印晓霞对他一直离得远远的.其实,这也不能怪她,毕竟谁也不愿意嫁给五马六混的纨绔,即使她愿意,她家那关也过不了.

    如今证实魏明睿是有为青年,印晓霞倒是不好意思朝这方面想了.紫幽问她时,小姑娘满脸愧疚的摇摇头,“我配不上人家。我太势利了,还没有眼光,那个时候以为他是纨绔,躲得他远远的,现在见人家成了英雄,就要。。。。。。幽姐姐,我做不出来这种事情。”

    印晓霞心里话没好意思说出来,其实她以前对魏明睿有过好感,可是被她母亲看出来以后,她母亲当即就把她感情的小花苞,给掐死在了萌芽的状态里,“给你提了这么多的青年才俊、豪门公子你都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,你跟娘说实话,你是不是看上了魏府那个纨绔?”

    印晓霞当然不好意思承认,摇摇头回道:“娘,您说什么呢?我和雅娟我们是闺蜜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最好!”她老娘当时一副惋惜的样子劝说她:“魏公子长得是不错,家世也还行,可是他本人也太不着调了,整天流连于青楼楚馆,你嫁给他,想和那些妓女称姐道妹?”

    是啊,哪怕就是魏明睿没有什么本事,她都认了,可是和妓女整天搅合在一起,这让她如何承受?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