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

第四百零五章 大 结 局(八)

冰愠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《重生之将门嫡女》最新章节...

    



    


    

    重生之将门嫡女,第四百零五章 大 结 局(八)

    紫幽扫视了众臣一眼,轻启朱唇,声如黄莺,“这些天大家纷纷猜测,真是说啥的都有了,那我今天来告诉你们,你们猜测的都不对,什么功高盖主,皇上担忧,对我们忌惮了,才要我们交出兵权,统统都不对,我们离开的真正原因是,我和安亲王想偷懒了!”

    一番话说完,大殿里的气氛轻松而又热烈起来,大伙哄堂而笑。爱睍莼璩 全文字更新速度快 百度搜 莽荒纪 即可找到本站

    看着傲然挺立于大殿间,如青莲绽放的绝色女子,听她笑语连珠地继续说道:“其实,我平生最讨厌阴谋算计、互相争斗的生活,可是,却一直避无可避,这也是我如今辞去官职,决定和王爷隐退的主要原因。我们俩都是懒人,向往的是自由自在、无拘无束,可以纵情于山水间,早看日出、暮赏日落的悠然生活,这才向我英明的皇兄,舔着脸提出了这样自私的请求。要不说,皇兄对我这个妹妹太纵容呢,我以为皇兄不会同意,可是没想到,他竟然准许了,我真的很开心!”

    说到这,紫幽再次对着睿文帝深施一礼,含泪细语,“臣妹谢谢皇兄!谢谢您的理解,谢谢您的宠爱,谢谢您的纵容!禾”

    睿文帝也有些激动,眼圈泛红,看着她柔声说道:“应该的,你不仅是朕深爱的义妹,还是朕唯一的救命恩人,没有你,朕现在还坐在轮椅上,萎靡不振。朕不对你好,才是天理难容!你无须谢朕,只要不在外面玩野了,忘了朕这个义兄,经常回来看看朕,陪陪朕就是对朕最好的感谢!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紫幽躬身答应,神色平静,宠辱不惊。

    大臣们可就做不到了,皇帝的话,让他们震惊不已,直到今天,好多人才明白,原来皇上的瘫症是紫阳公主治好的,难怪呢,如此宠爱信任她。

    之前以为他们即将失宠,对他们爱理不搭的大臣,又开始后悔起来了。不过,紫幽对着这样的事情,已经不感兴趣了。别说皇上没有如此,就是皇上真的来个飞鸟尽良弓藏,她和上官凌然也会“宠辱不惊,看庭前花开花落妲;

    去留无意,望天空云卷云舒。”

    紫幽临走之前,去看了慕英睿的几位姨娘,三位姨娘加上水忧怜竟然全部改嫁了。

    水忧怜现在已是成衣铺的女掌柜,因为经常和《随心索玉》的掌柜有业务往来,两人日久生情,成了一对。

    《随心索玉》的掌柜逸鸣,是上官凌然七师兄的徒弟,今年二十八,一直未婚,没有嫌弃水忧怜的出身,两人结婚后,一直帮着上官凌然在帝都管理他的商业王国,后来生了四个孩子,两儿两女,两个儿子,一个习武经商,继承了父亲的衣钵,一个走了仕途,后来还得中了进士。

    紫幽问二姨娘和四姨娘:“愿不愿意把孩子交给我带走?你们放心,我会好好地待他们。”

    两人很痛快地就把孩子交给了紫幽。

    紫幽倒也没怪她们心狠,连当初给她们赡养孩子的银子,都没要回来。

    两人结婚,已经全部有了自己的孩子,对前夫的孩子照顾不到是一方面,另一方面,各自的夫君,好像很在意她们结过婚,有了孩子,对那两个孩子也不是很好,所以,她们早就想把孩子送还给慕家了,只是不好意思开口罢了,见紫幽主动询问,赶紧就答应了。

    安王和上官凌然走之前,也去看了废帝,回来后上官凌然告诉紫幽:“老家伙疯了,连皇祖母都不认识了,加上毒瘾戒不掉,估计活不了多久了。”

    宣武帝确实没有活多久,在紫幽他们还没到南疆时,就接到了海东青飞云和闪电从帝都带回的消息,废帝突然发狂,用脑袋撞在墙上,撞死了。

    只是,他是废帝,没资格举行大丧,太皇太后和二皇子最终没能狠下心来,过于苛待他,用金丝楠木棺材,把他葬在了皇家陵园。

    紫幽他们金秋十月,到了四季如春,风景如画的大理,和爷爷、外公,师父,还有在沼泽中得以生还的将士们,“玄元派”的师兄弟们团聚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从此,真正过上了逍遥悠闲的生活。

    刘蕊雪带着小旭尧,和女儿思伊终于得以团圆。

    文楚妍和三皇子也隐姓埋名,跟着他们到了大理。文楚妍改名为楚依依,三皇子改名为尚竴(cuen)。

    紫幽到了大理第一件事,就去看望了慕英睿。因为爷爷告诉她:“你父亲快不行了,整天活在悔恨中,加上在矿上出苦力,他哪里是个能吃苦的?发配到这边半年不到,就支撑不住了。我给他买了院子安置了,还请了两个人照顾他,可是他一直病病潺潺的。你去看看他吧,毕竟是你的父亲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去看看大哥。”慕英毅沉痛地说道,并没有因为他曾经差不点害死自己的儿子,而记仇。

    慕老将军带着紫幽、慕英毅、上官凌然和莫失莫忘,慕清城、慕红叶、以及慕清远、慕清恒,一起去看望了慕英睿,刘氏则死活没去。

    慕英毅要逼她,被紫幽拦着了。她能理解二婶,毕竟害的她差不点失去儿子,还给她留下了一段噬心的回忆,她怕是永远都忘不掉那个

    通房丫鬟月罗,这都是拜慕英睿和王怡萍所赐,她会怨恨,实属正常。

    也幸好她带着弟弟慕清城,妹妹慕红叶来了大理,否则,两人就见不到慕英睿这个渣爹最后一面了。

    紫幽一看渣爹消瘦的跟个骷髅一样,所有的脏器已经全部衰竭,尤其是肺部和肾脏,几乎成了破棉絮,因为小便排不出去,整个人皮肤发黄,呈现严重的尿毒症症状,神志不清,已然到了弥留之际。

    于是对着满脸期望的爷爷,黯然地轻轻摇摇头,“我不敢保证,试试看吧。”

    所有脏器严重衰竭,是因为久病造成的,这种慢性衰竭和急性炎症引起的病危,或是受外伤重创还不一样,就是用她的灵力修复脏器,可他所有的脏器都损坏成这样,能不能修复如常她也不敢保证。

    她意念一动,一束紫色的光团飞过去,迅速蔓延开,笼罩了慕英睿的全身。

    灵力作用下,慕英睿倒是很快醒了过来,一看紫幽竟然惊呼道:“阿蒂尔,是你吗?”

    喊了一声,也觉得阿蒂尔不可能来看他,再一看上官凌然和慕英毅,这才知道是自己一辈子没疼爱过的女儿紫幽来了。

    一看那紫色的光团,心里越发惭愧,费劲全身力气挣扎道:“幽儿,不要救。。。。。。救我,父亲不配。。。。。。你用你母亲留给。。。。。。留给你的灵力救治。不要。。。。。。不要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再怎么混蛋,可也是自己的儿子,老将军虎目蕴泪,嘶声喊道:“睿儿,不要说话,幽儿正在救你。”

    慕英睿摇摇头,他有何脸面让女儿动用妻子留在她体内的灵力,来挽救他的生命?即使救活了,他也会整天活在痛苦和不安中。

    说实在的,他只想以死赎罪,也好过现在活得如此痛苦。

    这么一想,很奇怪的事情发生了,紫幽的灵力,竟然无法穿透他的身体,根本就修复不了他腐烂的肺部和肾脏。

    紫幽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,看着他生命体征一点点地消失,却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很快,就见他流出两行血泪,断断续续,气若游丝地说道:“爹,儿子不。。。。。。不孝,对不。。。。。。起您!对不起阿。。。。。。阿蒂尔和。。。。。。幽,幽儿!儿子以。。。。。。以死赎罪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两眼一闭,就撒手去了。连他最喜欢的慕红叶,他都没来得及说上一句话。

    悲剧的是,慕红叶短短的两年时间,竟然已经忘了他,呆呆地站在那里,竟然没啥反应。

    而本就木讷,不是很聪明的慕清城,今年已经十四岁了,可还像个孩子似的,啥也不懂。看着已经死翘翘的老爹,一个劲发呆,连滴眼泪都没有。

    紫幽心里觉得发闷,可是她也是一滴眼泪都流不出来。前世今生,渣爹对待她的种种,一起涌现出来,她拼命地甩脑袋,想要忘却,可是,却怎么也做不到。

    看着二叔和爷爷流泪,她想劝慰,可又不知说什么是好,于是带着莫失莫忘转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上官凌然见状马上给予软言慰予,“你不用自责,你已经尽力了,他自己不想活了,你的灵力穿透不进去,和你无关。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吗?”紫幽说不上什么心情,皱着眉头幽幽地叹了口气,“我还以为是我潜意识里不想救他,所以灵力不足造成的。你知道吗?如果不是怕爷爷伤心,我真的是不想动用我母亲留给我的神力去救他,就如他所说,他不配。凌然,我是不是很坏?他是我的父亲,我竟然看着他死,却不想救他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幽儿。。。。。。”老将军走出来,正好听见了她的话,伸手摸了摸她的头,长叹了一声,“不要再记恨你的父亲了,他已经走了,情愿以死赎罪,也不想你救他,为的就是不想亏欠你和你娘太多,所以,你更不要自责。这也许也就是佛家所说的因果循环吧!你看看红叶那孩子,你父亲以前倒是很疼爱她,可是她竟然看着你父亲去世,无动于衷,这都是报应!”

    “爷爷。”上官凌然赶紧又去劝慰爷爷,“您不要想那么多,好吗?父亲不在了,您还有我们,还有二叔他们,现在我们都来了,就在您的身边。”

    上官凌然边说,边把小莫忘塞进了老将军的怀里。

    果然,宝贝在手,老将军心情好了不少。小莫忘也懂事,小胖手不停地替太姥爷擦眼泪,还一个劲地劝道:“太姥爷不哭,不哭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慕老将军看着小神童,有点百感交集。可惜了!不是老慕家的后代,瞧瞧大儿子留下的那个儿子,呆呼呼的,真是让人犯愁!

    这以后,老将军倒是一直把慕清城带在身边亲自教育;而已经十岁的慕红叶,紫幽则单独辅导。

    没有办法,怎么的,也是她的妹妹。只是,同时交给她和莫失莫忘的知识,那两孩子一遍就会了,可是慕红叶傻傻地看着她,一脸迷茫,教上好几遍,也弄不懂,愁的紫幽头发都白了。

    因为要送慕英睿

    的灵柩回家乡安葬,上官凌然和慕英毅,带着慕家三个孙子回了慕老将军的家乡一趟,回来后已临近春节。

    节前,紫幽为诗韵和谢云峰举办了婚礼。谢云峰已经二十八岁,要不是因为诗韵舍不下紫幽,两人早就应该结婚了。

    谢云峰是个孤儿,被老将军收留,并培养成了出色的侍卫长。为人沉稳干练,虽然比诗韵大了近十岁,可是私生活极为检点,对待诗韵疼爱有加,又没有复杂的家庭关系,把诗韵嫁给他,紫幽真是十二万分放心。

    紫幽没有把诗韵当做奴才而草草打发了,为她准备了五千两银子,整整六十八台的嫁妆,比一般官宦之家的小姐出嫁还要隆重。

    当紫幽把嫁妆单子和两个铺子,一个庄子的地契,还有一千两银票,交到诗韵手里时,诗韵感动的泪流满面,“小姐,这太贵重了!奴婢只是个下人,您陪嫁给奴婢这么多的嫁妆干嘛?”

    “说什么呢?”紫幽娇嗔道:“我早就说过,你们四韵,就和我的姐妹一样,我从没有把你们当做奴婢。别跟我见外,你们四人,还有兰草,将来结婚,陪嫁的东西都一样。”

    诗韵扑进她的怀里,依依不舍地哭道:“小姐,奴婢不想离开你!”

    “傻丫头!”紫幽哭笑不得地说道:“你嫁的夫君,是我的侍卫长,你们结婚后,和我住在一个府里,你随时可以回来看我,要是你不想离开,等生完孩子,就回来接替娄嬷嬷,我正缺一个管事嬷嬷,娄嬷嬷上年纪了,我可舍不得她再操心。”

    诗韵马上擦擦眼泪,点点头,“那奴婢回来好了,奴婢还想在小姐身边侍候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。。。。。。”紫幽笑得贼贼的,逗弄诗韵,“就怕到时候你有了身孕,心有余而力不足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。。。。。。”屋里响起一片笑声,羞得诗韵拔腿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这个春节,过的很热闹,也很令人难忘。老将军一家,上官凌然的外祖和几个孙子、孙女,还有紫幽的外公,安王一家,加上刘蕊雪带着两个宝贝,还有文楚妍和三皇子这一对冤家,以及玄远大师带来的玄元派的一些弟子,还有慕家军的一些高级将领及家眷,全部聚在了荣王府。男男女女,老老少少足有一百多口人。

    睿文帝登基,册封慕老将军为大燕第一位异姓王爷,并把南疆着为封地赏赐给了荣王府。

    宣武帝派到慕家军的五位高级将领,有三位很快就被慕老将军收服,等到宣武帝被废,他们马上就联合慕家军的将领,将那两名身在曹营心在汉的将军给拿下了。

    老将军惜才,念他们对宣武帝忠心耿耿,仿佛看到了当年的自己,舍不得杀了二人,一直将两人关押在大牢里。

    紫幽来了南疆以后,去看了二人,还给他们带来了远在帝都家人的信件。

    最后诚恳地对二人说道:“我很敬佩两位将军的忠君之心,可是我认为忠诚应该对着明君,而不是昏君,否则,下场就和我爷爷、二叔一样,爷爷和二叔当年来南疆平叛,如果不是我来得及时,他们就全部葬身沼泽或是毒蛇腹中了。你们应该听说了当年之事,如果你们不信,可以回去问问参与审理谋逆一案的刑部官员,看看我有没有骗你们。”

    两人有点不敢相信,“你不杀我们,放我们回去?”

    紫幽很肯定地点点头,“是啊。爷爷也没想要杀了你们,只是怕你们回去坏了我们的复仇大计。现在四千多万将士们的冤仇得报,我留你们在此干嘛?只是你们回去要小心了,现在的皇上杀不杀你们,我可就不敢保证了。”

    两位将军当然没有回去,不但没回去,他们的家眷也来南疆过年了。

    两位夫人哭着对自己的夫君说道:“多亏了紫阳公为妾身说情,不然咱们府邸就被查抄了。”

    两位将军闻言,很快就降服了荣亲王。

    过节最开心的是孩子。莫失莫忘虽然还带有做神仙时的一点记忆,可是毕竟穿到了孩子身上,童心不泯倒是真的。

    尤其是小莫忘,简直就是个小魔王,最小的孩子,却常常把人家几个大孩子欺负哭。

    一岁多了,满地跑,就连四韵都追不上她,就更别提娄嬷嬷了。

    最尴尬的就数三皇子,因为上官凌然不待见他,看见他就恶言相向,加上他对紫幽确实有贼心,看见上官凌然这个正牌夫君,心里就发虚。

    现今不是过往,他是该被处死的谋逆罪臣,而上官凌然是名正言顺的安亲王,他可不敢在人家面前放肆,人家勾勾手,就能杀了他。

    所以,文楚妍叫他到慕老将军家里过节,他是一百二十个不愿意。

    文楚妍一听就火了,“你不去,你就自己在家过节,我一个人去。”

    他们的两进小院,离荣王府很近,不要一刻钟就到了,这也是紫幽特意叫人为他们建造的,为的就是两家走动方便,好照应到他们。

    三皇子对紫幽感激之余,却还是悄悄爱着她;但是对文楚妍,也怀着愧疚之心。

    他对她那么无情,可是在他一无所有之后,她不但想法救他,还拿出自己的嫁妆,养活他,这么好的女子,自己要是再不好好对待她、珍惜她,那他还是人吗?

    因为这个原因,任凭文楚妍对他呼来喝去,三皇子也不敢说什么,乖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此刻一见媳妇火人了,麻溜地从床上跳起来,跑到她面前,讨好地笑道:“你别生气嘛,去就是呗,我也没说就非得不去。”

    文楚妍看着他笑得一脸谄媚,就觉得男人不能惯,当初她要硬气一点,他是不是也不至于那么作践自己?可是那个时候他是皇子,她哪敢如此?被他训斥,连解释都害怕。

    文楚妍觉得紫幽有句话说的特别对,“要想别人尊重你,你自己首先要自重。”

    自己犯贱,别人岂不更加看轻你?

    三皇子和文楚妍到的时候,紫幽看着两人娇嗔道:“都到齐了,就等你们两了,再不来,我就叫若雪去叫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三皇子和文楚妍一看,紫幽一袭淡紫色绣墨色荷花对襟齐胸高腰牡丹云锦缎儒裙,配了轻容纱水粉色的长袖上衣,腰间束着同色的宫绦,梳了一个堕马髻,簪了两只镶粉色水晶的蝶形金步摇在上头,显得人慵懒中带着灵俏,娇美中显得高雅。

    两人感觉紫幽像是变了个人,一双熠熠生辉的星眸中,不再是清冷的,而是带着暖意。这样的紫幽,很有亲和力。

    年宴摆在了荣王府的“缪夜轩”,男女分在两边,因为都是最亲近的朋友、亲戚,所以中间并没有设屏风。

    紫幽向人介绍:“这是我的结义姐姐楚依依和她的夫君,我的姐夫尚竴。”

    其他人还好,有的知情,有的并不认识二人,可是宣武帝派到南疆的五位将军,几乎都认识三皇子。

    当即就是一惊,心里话,这人咋这么像短命的上官博裕呢?

    盯着三皇子打量个不停,把三皇子看的冷汗涔涔。也知道自己没死的秘密,如果被人窥破,传到睿文帝耳朵里,他倒霉不要紧,可千万不要连累紫幽和自己妻子,这两个女人,自己亏欠的太多了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大结局快结束了,千万不要弃文,番外同样精彩,由紫幽、上官凌然及他们宝贝、亲人、朋友的后续,不要错过哦!

    〖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