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

番外四 好 事 多 磨(一)

冰愠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《重生之将门嫡女》最新章节...

    海韵话没说完,两滴晶莹剔透的泪珠,滚下了白皙如瓷的脸庞。

    小丫头本来长得就很美丽,一双娇媚的丹凤眼,白皙嫩滑的肌肤,小巧的鼻子,最美的就是嘴唇,形状优美,稍稍有点厚,总给人一种欲语还休的感觉。

    今天穿了一件粉色绣芙蓉的长褙子,里面衬了一件广袖月白色长裙,下面是一条银纹绣百蝶度花裙,梳着芙蓉归云髻,插了一根白银镶嵌珍珠的步摇。脸上的泪痕未干,看上去楚楚可怜,整个人如同是雨后的芙蓉一般,娇艳欲滴,却又飘摇不定,惹人怜惜!

    比那个胡知府的花痴女儿,不知高强多少倍。那个胡小姐,本来听说嫁给他是做继室,他又是从三品的定远将军,以为他是个中年人,还不愿意,可是待看见他长得英俊挺拨,年纪又不大,马上就同意议亲了。这样浅薄无知的女人,他才不要!

    卫明超心疼的难受,赶紧掏出一块白色的麒麟玉佩,放进了海韵的手里,深情地说道:“你放心,我非你不娶!别说是知府的女儿,就是皇上的女儿,我也不要,我只要你。禾”

    海韵一听高兴了,绽放出一个娇羞妩媚的笑容,“谁不放心了?”

    说完,握紧玉佩,转身就走。小姑娘到底害羞了,不过回到自己房间,拿着玉佩翻来覆去地看着,脸上笑容甜蜜的不行妲。

    同一房间的墨韵看了,一把抢过玉佩取笑道:“哟!偷看未来夫君的信物?我瞧瞧是什么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海韵一下子就急了,如同宝贝被抢了一样,惊慌失措地说道:“你别玩了,别把玉佩摔了,快给我!”

    墨韵见她很少像现在这样在乎一样东西,赶紧把玉佩还给了她问道:“是卫将军送给你的?”

    海韵羞涩的点点头,“是的。墨韵姐,姐夫也给你信物了吗?”

    墨韵闻言,满脸幸福地说道:“嗯,他是孤儿,没有祖传的东西,于是特意跑去‘随心索玉’给我打了个坠子,喽,就是这个。”

    墨韵边说,边从脖子里取下一个金链系着的翡翠观音,递给了海韵,接着满脸幸福地说道:“这个坠子花了两千两银子,把我心疼坏了!你要知道,他没有什么家底,攒点银子哪里那么容易?这也就是王爷和王妃大方,不然他能这么富有?”

    王爷和王妃是指上官凌然和紫幽,原来的安王和安王妃,他们背地里叫做老王爷,老王妃,当面则叫上官凌然和紫幽为公主和驸马,以便区分。

    海韵听了,羡慕地说道:“真好!你结婚后,不用受老婆婆刁难。墨韵姐,我好担心将军母亲不喜欢我,处处为难我。”

    “她敢!”墨韵狠狠地一拍手,“我们大将军府出来的人,岂能让人欺负了?海韵,拿出你公主贴身女官的气势来,还能怕了她们?老婆婆怎么了?老婆婆也得讲理,不讲理你照样收拾她,别忘了,我们有两个王府在后面做后盾,你怕她干啥?当然了,你只要不摆出你是王妃的人,无理欺负她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,我代表的是安王府、荣王府,当然不会落人话柄就是。”海韵点点头,心里安定了不少。

    就是,她有啥好怕的,身后站着公主这样仗义的主子,就是天塌下来,主子也不会不管她的。

    其实海韵本来挺厉害,一般人还真是欺负不了她;这次在许夫人说了那些话以后,她也没有示弱,而是冷冷一笑说道:“我从没主动找过你儿子,都是他来找的我。我的一举一动,你无权过问!还是管好你自己的儿子吧。他不来找我,我绝不会去找他!”

    说完,昂首挺胸骄傲地离开了将军府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想想,不能因为许氏的势利,她就真的离开卫明超不是?那个男人又没有对不起她。但是,如果两人真的走到一起,成为夫妻,那个许夫人就是她的婆母,她总不能忤逆她吧?

    这么一想,她才无法淡定了。可是现在叫墨韵这么一说,她有信心多了。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呗,她是谁?紫阳公主的心腹女官,还能被一点困难吓倒了?

    再说卫明超回到府里,先跟他老爹说了和海韵的亲事,然后又把他母亲做的事情跟他老爹叙述了一遍,最后极为认真肯定地说道:“我非海韵不娶!现在跟你们说一声,你们同意不同意都无用!”

    要说卫明超还真是他家的异类,没有被父母培养成和他兄弟姐妹一样的目光短浅之人。

    此刻他的哥哥,一位没有品级的盐茶大使,竟然摆出兄长的样子来训斥他,“自古以来都是父母之命、媒妁之言,婚姻大事,哪能由你自己做主?海韵你可以娶,但是知府大人的千金,你同样得娶。我和爹爹都在知府大人手下谋生活,你要知道,县官不如现管,公主她高高在上,还能事事关照我和爹爹这样的小官?知府大人要是因为你不娶他的女儿,给我们小鞋穿,我们该怎么办?要是公主要你娶海韵那个丫鬟也行,你叫她给我们升官,或是把知府大人调离。不然怎么办?知府大人的小姐看上你了,非要嫁给你,你说怎么办吧!”

    “

    是啊。”他老爹竟然同意了他哥哥的观点,附和着说道:“海韵再得公主重视,也只是个奴婢,在公主身边做事,公主还能高看她一眼,离开公主身边,你以为公主还能一直记得她?海韵再好,一个孤儿,没有家世,一点都帮不上我们;而胡小姐就不一样了,她爹现在是知府,将来还有可能是尚书、丞相。”

    卫明超怒极而笑,“我是娶媳妇,不是给你们找保护伞。我喜欢的是海韵这个人,她有没有家世没有关系,我一个男人,靠自己本事杀敌立功,不需要女人为我拉关系;相反,你们自己有本事,没有错处被胡知府抓住,我就不信,他能一手遮天,别忘了,南疆这里荣王爷是主子,在帝都,还有皇上。”

    “愚蠢!”就在这时,他老娘推门进来了。

    这位九品芝麻官的庶女,因为能成功嫁给一位七品县令为正妻,所以,被全家认为是嫁得最成功,也是最聪明的一位。

    这位最聪明的夫人,因为卫明超小时候爱武学,整天舞刀弄枪,不知挨了她多少棍棒,天天被骂着没出息,结果,反而成了他们卫府最大的官。

    为此,这位聪明的夫人,又把功劳揽到了自己的身上,逢人就说:“棍棒底下出孝子啊!看看超儿被我教育的多好,就因为我一直鞭策他,他才成了将军。”

    因为小时候天天挨母亲胖揍,导致卫明超十五岁就参了军,直到现在看见他的这位母老虎老娘,还有点肝颤!

    要说他老娘长得还真是不耐,卫明超五官和她有点像,但是那气质真是令人不敢恭维,怎么看,怎么不像高贵端庄的官夫人,而像满身铜臭味的刁蛮老板娘。

    说话声音也很尖刻,有点刺耳,“我问你,你的从三品定远将军,是因为那个海韵得来的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啊!”卫明超不明所以地回道:“我升为定远将军,是因为我作战勇猛,善于带兵。慕将军和安亲王爷(上官凌然)可不讲究什么裙带关系,他们讲究的是真才实学,你不能带兵打仗,能让你坐在将军的位置上吗?”

    “还是啊!”许氏不满地瞪了儿子一眼,支着大牙冷笑,“既然娶她帮不上你什么忙,你自己有本事,那你何不娶了胡小姐?那样最起码对你爹和大哥有利不是?我们不管做什么事情,都要考虑一下,怎样才能获得最大的利益!”

    卫明超被他老娘气的话都说不出来了,全身哆嗦,心里更是拔凉拔凉的!

    他已经很够意思了,因为王爷赐给他的将军府,比他家的府邸要大,他一家要搬进将军府,他二话没说,就同意了;要他的俸银,他除了留下一些作为零花和交际应酬,也都上交了,这一大家子,几乎都是他在养活,他们还不放过他,竟然还要用他的婚姻,用他一辈子的幸福,来为他们谋取最大的利益。他们怎么可以如此自私!?

    卫明超转身就走,冷冷地扔下一句话,“我的婚姻,由不得你们摆布,如果你们嫌弃在将军府住不习惯,就搬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卫明超第一次在他们面前这么强势,他的父母和大哥有点懵了!

    待反应过来,他老娘第一个咬牙切齿地骂道:“孽子!孽子!”

    他大哥则故作正义凛然的样子,将卫明超是好一顿贬低,“什么玩意!如此不孝,竟然还能升官,娘,咱们应该告他一状,就告他忤逆不孝,我就不信,荣亲王还会留着他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!”他老爹连忙拦阻,可是并非为了卫明超,而是为了他们自己,“你弟弟如果什么都不是,那谁还认识咱们?说到底还不是我们沾了他的光?”

    许氏闻言点点头,然后露出了一丝恶毒的坏笑,招招手,将夫君和大儿子叫到跟前,这么、那么的交代了一番。

    几天后,大理街市到处流传着海韵依仗自己是紫阳公主贴身宫女,逼着定远将军和胡知府女儿退婚,迎娶她的谣言。

    紫幽和海韵当然也听到了。一边着手安排兰草和海韵的比试招亲,一边派火灵调查,是什么人传出这个谣言的。

    很快,火灵回来禀告:“是卫将军的哥哥,买通了几个饭店和茶馆说书的,散播的谣言。”

    紫幽露出了鄙视的笑容,真有不怕死的,竟然敢太岁头上动土。

    “若雪,请二叔过来一趟。”紫幽冷冷地吩咐道。

    海韵见状,连忙施礼回道:“公主,这件事用不着您亲自动手,交给定远将军去处理吧,如果他处理不好,奴婢也就不用嫁给他了。不能为奴婢遮风挡雨,这样的人,奴婢也看不上。”

    “可说你仗势欺人,就等于在骂我。”紫幽冷冷的笑道:“到了今天,我要是被这样一些小人欺负了,我就不用活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交给奴婢来处理。”海韵一双瑰丽的丹凤眼,波光潋滟,不时闪过一道锋芒,“事关公主和奴婢的名誉,奴婢不出来澄清怎么行?公主,事情自然是因为奴婢而起,那就让奴婢来解决吧?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紫幽点点头,对火灵说道:“你和海韵一起去处理这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是,主人。”火灵走到了海韵面前。

    海韵马上对她说道:“你也发出消息,三天后,我和兰草在民族村举办擂台赛,比试招亲,从现在起开始报名。另外,到军营通知一声,军人优先考虑。”

    火灵一听乐了,露出了艳阳一般明媚的笑容,“知道了,我这就去。”

    火灵在紫幽回到帝都之时,一直留在南疆,将士们几乎都知道它是精灵;但是老百姓并不知道,都以为它哪位官员的千金小姐,对它印象特别好。

    五个精灵,老大金灵清丽冷艳;老二水灵妖冶魅惑;老三火灵艳丽火辣;老四土灵娇俏灵动,老五土灵娇憨可爱,各有特色。

    无疑,火灵的性格,更接近当地少数民族姑娘们的热情开朗。

    就连当地不少名门贵族的小姐,都是它的朋友。

    它要把海韵和兰草设擂台比试招亲的消息传出去,简直太容易了。

    很快大理街市就都开始疯传这件事了,于是就有人问:“既然海韵姑娘要比试招亲,又怎么说人家仗势欺人,逼着定远将军和胡小姐退亲,而迎娶她?”

    “就是,这谁造的谣?诬陷紫阳公主和她的女官?”

    “就说嘛,紫阳公主为人那么好,怎么可能会干出纵容下人逼婚的事情吗!”

    “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如此一来,之前卫明超哥哥——卫明峰散播的谣言不攻自破。

    而卫明超此时却已经烦躁气愤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烦躁是因为火灵就在刚刚来到军营,跑到将士们操练的训练场上,竟然登高大呼:“将士们,通知你们一个好消息,紫阳公主身边两个才貌出众,美丽贤惠的女官——海韵和兰草,三天后在民族村,举行擂台赛,比试招亲,这个比试吗,就是说,不光比舞,还要比试别的,至于是啥,我也不知道。不过有个条件对你们来说,特别有利,那就是——军人优先!”

    “哇!”军营登时沸腾了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兰草一般在王府里管事不怎么出来,可是海韵却经常跟在紫幽身边,将士们不少人见过她,对她的容貌向来津津乐道:“不愧是公主身边的人,个个长得跟仙子似的。”

    现在一听仙子要招亲,而且他们人人都有机会竞争,能不热血沸腾才怪。

    可是卫明超率领的五千将士听了以后,不舒服了!干嘛?因为都知道他们将军喜欢海韵姑娘,可是现在海韵姑娘却不一定花落他们将军府上了,这让他们如何能接受?

    可是,这件事也不能怨海韵姑娘无情,主要是他们将军的家人做得太过分了!

    “将军,你的家人,您不能再纵容他们了。”卫明超的副将张伟说道:“这中伤公主和她的女官,都够问罪的啦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已经让他们搬离将军府了。”卫明超皱着眉头回答:“可是他们把原来的院子卖了,现在一时半会,还找不到合适的房子。”

    他的一家人还真是极品,搬到他这里来住,就把他们自己的三进院子卖了,卖的银子,他居然一分没看到。

    张伟气愤地说道:“你干脆还是找世子殿下(慕英毅)请求把他们调离南疆好了,这样的家人,还是家人吗?豺狼还差不多!因为你不是他们亲儿子,恨不能把你榨干!”

    “哼!”卫明超冷笑,“他们越这样,我就越不如他们的意。”

    没有错,卫明超在他家人造谣开始,就派人到他出生的家乡调查过了。

    本来海韵听说了他的身世以后,就曾对他说过:“听你说来,你母亲对你还真是严苛,现在你府上已经数你官职最大,怎么还如此对你?不是应该以你为骄傲吗?这里面不会是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原因吧?例如:你不是你母亲的孩子,是你父亲和别人生的?”

    他当时还笑着说:“你想象力真丰富,是不是在王府当差,见惯了各种各样离奇的事情,才会这么猜测的?”

    可是,直到散布海韵和他的流言,他才觉得不对劲,哪有家人不盼着自己亲人好,而想法设法破坏的?一调查,他这才知道,他的亲娘,不是许氏,而是许氏的妹妹。

    当年他父亲考上进士,虽然是倒数第二名,可是在他们那里,也算是凤毛麟角了。

    他外祖当时是他们家乡的一位九品巡检,九品小官,还一妻两妾,两位小妾,二姨娘生了许氏,而生了卫明超的那位许小姐则是巡检夫人所生的嫡女。

    这位嫡女本来也看中了年轻有为的卫县令,议亲的是她,定亲的也是她,奈何她没有姐姐的厚颜无耻,先下手为强,和卫县令睡到一起去了。

    许巡检无可奈何,只好将老大庶女嫁给了县令,将嫡女和她调换,嫁给了从七品的州判。也是这位嫡女命苦,嫁给州判不到二年,州判竟然得病死了,嫡女成了寡妇。

    这位嫡女就是卫明超的亲娘,以下叫她为小许氏。小许氏年纪轻轻守寡,长得又比许氏漂亮,卫县令因为同情和愧疚,会偷偷地接

    济寡妇小姨子一二,一来二去,两人竟然有了私情,很快就怀上了卫明超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卫明超老爹只好和许氏摊牌,许氏想了想,竟然不哭不闹,跟卫县令说道:“不能将二妹接进府,抬为平妻。您想想,要是让别人知道,您和自己寡居的小姨子有了私情,还未婚先孕,您还能升官吗?对您的名声可不好!”

    卫县令思来想去也觉得有点不妥,于是忍不住问道:“那怎么办?二妹已经怀了我的孩子,我不能不管她呀!”

    许氏故意柔声说道:“谁叫老爷您不管她了?就是您舍得,妾身也舍不得,她毕竟是妾身的妹妹。这样吧,把她接进府来,由妾身照顾着,孩子生下以后,就说妾身生的是双胞胎,反正妾身和妹妹怀孕的时间差不多,这样一来,谁都不会怀疑,还能给孩子一个嫡子的身份,等将来老爷您升官,到了一处没人知道咱们根底的地方,再把妹妹抬为平妻,这样不就神不知鬼不觉了。老爷,您说这法子可好?”

    “好!”卫县令也觉得这方法甚好,还连连夸奖妻子,“爷还以为夫人会生气,容不下她,没想到你如此贤惠,老爷我有你们这一对姐妹花,就是给个神仙都不换!哈哈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听见卫县令这么说,许氏指甲都抠进了肉里,在心里将她的嫡妹诅咒了n遍:贱人!竟然敢勾/引自己的姐夫,想做县令老爷的平妻,你做梦!先容忍你几个月,等到你生孩子之时,给你来个一尸两命,看你还敢勾/引别人的老公!

    小许氏被接进县令府上,是忐忑不安的,她知道自己这个庶姐有多恶毒,可是让她没想到的是,这回这个姐姐不但对她照顾备至,还流泪跟她道歉:“二妹妹,你先别急,不是姐姐容不下你,而是为了老爷的名誉,不得不如此。你先忍忍,在这府里安心住下,等到老爷升迁到别处,就抬你做平妻。”

    小许氏住进县令府二个月以后,才知道她这个姐姐有多毒辣!

    前两个月对她好,是为了打消县令的怀疑,借她的嘴,不停地在县令面前为她这个姐姐说好话,好为以后虐待她,打下埋伏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感谢送荷包的lind3921亲!送票票的紫极流星亲!小冰永远爱你们!么么。

    〖∷更新快∷无弹窗∷纯文字∷ 〗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