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爹, 爹,我们都考上啦!爹, 你看,这是大姐的录取通知书,还有我的,以后我们都是大学生啦!”

    “爹, 二哥的电报, 他考上军校啦!”

    “爹, 姨奶的电报, 冰冰也考上大学啦!”运动终于结束,每天都有不断的好消息传来,家事,国事,天下事都有, 常宁家也不例外,高考终于在又等了一年后, 77年的冬天恢复了, 常宁所有能高考的孩子都报名了, 结果很理想, 大妞, 小二,小五, 小六还有姨妈家的冰冰都在这一年的高考中, 成功考上大学, 成为十年运动结束恢复高考后的第一批大学生,

    “爹,三哥没考上。”只是事情总不能事事如人愿,没几天,小五垮着脸回来,原来是三儿那里出了问题,没有考上。

    “没考上就没考上,想上大学的话,下回再考。”比起小五的沮丧,常宁很平静,三儿离开家的时候,不过一个十二多岁的孩子,要不是三儿的一意孤行,又碰到办事根本不讲究的办事人员,三儿是成不了知道上山下乡的,之后去了农场,那里虽然有初中毕业,高中毕业的知青教导,但一天到晚干活下来,大家都不可能会有多少精力好好学习,现在高考落榜,很正常。

    “小五,你一会儿给你三哥写封信,问他,那里的情况怎么样,能不能回来,如果还想下次再考,如果可以,就让他回家来吧,回家才能好好复习,家里也有姐姐哥哥甚至弟弟妹妹们一起复习,下一次的把握也会更大一点。”以前没有正规途径让孩子回家,孩子回不来,随便一点差错就是批斗再批斗,可现在不同了,没有大字报,没有小红兵,也没有批斗,虽然革委会这个单位还在挂着牌子,可谁都知道,革委会已经失去了存在的意义,取缔不过是早晚的事,最明显的,江洪春从去年通知正式到达开始,乖得和个龟孙子没区别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变化,常宁才敢这样让孩子回来,随便找个理由,关系留在那里不要紧,家里从不缺孩子这一口。

    “爹,我知道,我现在马上就写。”刚刚还沮丧着的小五马上激动起来,要是真的可以,三哥马上就能回来啦!

    看着五儿子激动的背影,常宁笑笑,又有些恍然,三儿回来,可三儿已不是当初那个热血冲动的小子,他们家三儿二十一岁了,叹口气,不管怎样,三儿算是熬出头来了。

    想到三儿都二十一岁了,他们家大姑娘大妞都已经二十五岁了,二十五岁的姑娘,常宁操心从未停止,不知道是不是上次马进勇的事情吓到闺女了,还是闺女的情线上依然一窍不通,反正,闺女到现在,依然单身,这个年纪,放几十年后,父母们也可以为儿女操心了,何况这个年代,那就更是操碎了心。

    妻子现在最忙的事,最重要的事就是给大女儿找人家,结果,大妞没一个满意的,常宁挠头,这回大妞考上了大学,终于选择了她一直心心念念,一直没有忘记的音乐专业,事业上圆满了,家庭上,也可以提上日程了。

    “大妞,东西都收好了吗?”大女儿考的是音乐专业,官华市这里的水平不够,加上以前的成绩本就好,所以这次,大妞一口气直接考上京城的音乐学院,所以,大女儿这次的求学之路得远行,现在时局平稳下来,为了女儿的艺术梦想,常宁不舍得也得舍得,放手让大女儿远行求学,他家的大姑娘也终于要展翅高飞了。

    “差不多了,爹。”大妞还是一如既往的沉静,就是在单位工作了几年也不改性子。

    “钱到时分几处放好,去了学校如果有什么东西落了的,就在那边现买,你也工作几年了,为人处事,爹放心,现在时局刚刚平稳,你还是要多注意,上大学,最重要的就是好好学习,别的,不管不掺与。”想想,常宁决定和大女儿谈一谈,先交待日常学习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爹,我知道的。”工作几年的大妞,性子还是有改变的,变得更沉稳。

    “另外就是关于你自己的个人问题,爹没你娘急,可是社会现实摆在这里,你可以多看看,多想想,说不定你未来的同学里就有与你志同道合的呢,总之,自己心里有数,多在意一点,不过,前提还是那句老话,不准越线,事事小心。”拍拍女儿的肩膀,常宁离开。

    主要是他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,孩子们这次是真正的离开家,自己飞往外面更广阔的天地,这种感觉,让常宁一下子心里失落落的,不好受。

    吡牙咧嘴,常宁把刚刚涌上来的这些情绪放回去,孩子们长大早晚有一天都得离开父母自己去寻找自己的人生路,然后,他们会成家立业,有自己的小家,重过大家,这是每个人的人生,每个人都这样,他们这些父母当年也是这样过来的,平静。

    “到学校,好好学习,多给家里写信,打电话,钱不够用,就和爹说,爹再寄来。”车站上,常家人送走了第一个孩子,去往京城读书的大女儿。

    接着是去往另一个大城市江海市读书的小五。

    最后是依然考上再一个大城市广言市的小六。

    一下子,家里走了三个孩子,再加上已经放伍的小二,八个孩子,剩下了四个,还好,四女儿的大学就在官华市,家里少一个孩子,常宁都不习惯,当初三儿走了后,他都习惯了好久,才慢慢接受,三儿上山下乡的现实。

    “三儿,这是?”但很快,意外,惊喜,是三儿带给常宁,谢芳芳两口子,终于回到家的三儿,常宁俩口子还没来得及多反应,就被震住了,因为三儿不是一个人回来的,同时回来的还有一个女孩子,和三儿一样黝黑的女孩子。

    “爹,这是玲子,我对象,这次回来,我想再准备,再考大学,也想和玲子把婚给结了,农场那边的介绍信,证明,我们都弄好了。”是女孩子,也是很快将成为的常宁三儿媳妇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农场的同事?”虽然常宁说过不多干预长大后孩子们的事情,但该知道的总该知道吧。

    “嗯,玲子是黑自市的知青,我们是一批去的,经过长时间的相处后,我和铃子相互了解后,确定我们想在一起。”三儿点头。

    “好,爹娘没意见。”一批去的,近十年的了解,够小俩口认识彼此了,他们父母没意见。

    大妞,小二,小五,小六离开,三儿回归,带着媳妇,想不到,三儿会是几个孩子中最先成家的,四儿留在本市继续上大学,小七,小八需要接着努力,常宁缓了几天,他也要再次出发,孩子们有自己的目标,他也有。

    “小常,希望你再考虑下,十多年过来,我们都很看好你的未来,动乱的十年,把我们大家都耽误了,所以,现在国家急切需要像你这样的人才。”他的未来,常宁当年给自己定的目标是,他想试试,给自己闯来一个商业王国,可是现在,组织领导却找到他谈话,要把他往上调,这是从政了,和常宁从商的想法一点不符,常宁不愿从政,最主要的是,他觉得自己实在不是从政的头脑,相比下,抓住这个时代的机遇,成就自己的商业事业,常宁觉得他可能更合适一点。

    “领导,我——”常宁刚想开口,结果又被领导打断。

    “你的想法,我们已经明白,只不过,你先听听我们的想法,你想法很好,不过,是不是可以再大胆一点,把人个变为国家呢,我们现在敢这样说,只要你真能做出成绩来,国家一定会给你最坚定的支持,好好干下去,为国家的未来做出最实际的个人贡献,小常,你想想,是不是比你想的单打独干要更有意义。”常宁这样的人才,要不是被耽误的这十年,他们早就提上去了,现在小常说想自己去闯,这怎么行,这样的人才,他们是一定不能放过的。

    “领导,我想想。”大胆一点,个人变集体,变国家,这可是妥妥的大动作,可以吗?能成吗?

    “行,我们给你三分钟,好好想想!”领导一看表,很快决定。

    “领导!”常宁哭笑不得,三分钟,能想什么。

    “三分钟,能干多少事了,你要嫌多,马上也行。”领导瞪眼,你小子是干也得干,不干也得干!

    “行,行。”常宁举手投降,他还是赶紧好好想想吧。

    小家变大家,个人变国家,充满了绝对的挑战与刺激,比起自己去建立一个商业王国来说都更要刺激,也比个人独干为国家前进的道路上添砖加瓦要贡献得多,每一个有一颗深深爱国心的人,都会愿意这样干。

    他爱国吗?毫无疑问,爱!

    无论是曾经的她,还是现在的他,无论国家如何,他都爱,深深爱!

    既然爱,为什么不干呢?

    那就再次出发吧,前方有更多的挑战又如何,人生怎么可能没有一点波澜,那样的人生才是真正无趣,他可不喜欢。

    再次出发,向着未来一个又一个的山峰,奔跑吧,我们!

    (全文完)

章节目录

穿到六十年代做鳏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果木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果木并收藏 穿到六十年代做鳏夫最新章节 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