格意番外(10)

    家庭教师提过很多次,说想带他出去走走,言格一直都没什么回应。可有一天,毫无缘由的,他答应了。

    那天去了哪里,做了什么,他都没有在意。记得比较清晰的,是老师在他的单肩包上别了一枚校徽,小小的圆形,里面镂刻着一只彩色的小船。

    他想坐公交车回家,老师说好。等公交的间隙,老师接了个电话,不知不觉走到马路对面去了。

    剩他一个人站在路边,街道很安静,空空荡荡的,茂密的树桠遮盖了天空,一切都是静悄悄的。

    直到有一群比他大的少年围了过来,在他面前晃啊晃,他安静地看着,并不太理解他们的意思。

    然后,一个女孩蹦了出来,叽叽喳喳。

    他零零碎碎地,听到了她口中的一个词。

    她对那些人说:“……blabla……我的同学……blablabla……”

    他理解了很久,才发现女孩口中“我的同学”说的是他,可他没有同学,她肯定搞错了。

    女孩戴着棒球帽,穿着一套白色的棒球服,手臂和腿干细细的,双手握成拳,拿着一根棒球棍。

    女孩把那群人赶跑后,转身过来,便冲他咧嘴笑了。他第一次见到那么灿烂可爱的笑颜,像一颗小太阳。他莫名地惊慌,可表面仍是镇定淡漠的。

    她似乎很喜欢他,兴冲冲地和他说话,唧唧喳喳的,声音像玻璃珠子倒进盘子里,清脆又好听。

    可他不太能流畅地听到,很焦急,很努力,手忙脚乱地抓住了几颗玻璃珠子,慌慌地给她回应。

    她似乎真的很喜欢他呢。

    她对他笑,眼睛灿灿的像波光粼粼的溪水,一边嚷着“我给你做女朋友吧”,一边昂着头往他跟前贴近。

    她靠近了!

    他一愣,紧张地往后退了一步;

    “诶,你退什么呀?”她好奇地眨巴眼睛,乐颠颠地凑得更近;

    他更紧张,又赶紧往后退了一步;

    她不懂分析人的身体语言,也毫不沮丧,自顾自说着自己的话,笑靥如花,说:“要是我就劫色啦”,一边说一边笑眯眯地再往他面前靠近;

    他浑身僵硬,只有脚会笨拙地往后挪,只听得到耳朵边砰砰如雷的心跳声。

    他呼吸越来越困难,面前的女孩却像散着灿烂光芒的小太阳,朝他扑过来,他不知该怎么办,脑子里卡壳,一转身就跑了。

    没想到她也跟着跑起来,一直在身后追,很是自来熟地喊他:“你别跑呀,言格,言格……”

    言格……

    她的声音脆生生的,明朗轻快,喊他的名字,真好听。

    可他不敢停下来,一直跑;郁郁葱葱的绿树和斑驳陆离的阳光水一样从身边飞逝,有一瞬,她的声音终于不见了,他又立刻停下来,回头望。

    没人追上来,只剩空荡无人的街道,和绿树阳光。

    小太阳不见了。

    咚咚的心跳平复了下来,然后,缓缓下坠。

    他木木地立在路边,有点儿想返身走回去看看,只有一点点。

    他没有走回去。

    他一直站在路边,一动不动,努力回想着她刚才说的话,想了很久只想到几个字。

    回家的路上,他把那几个字翻来覆去想了好多遍,想到不可能再回忆出更多的字了,才罢休。

    第三天,他去上学了。

    老师并没有介绍他,也没有让他做自我介绍。

    他坐在自己的位置上,听不见同学的招呼,老师的讲课,只看自己的书。深奥得同学们看一眼书的封面都不理解。

    不出半天,大家都知道他是个怪胎,是个聋哑人。

    可即使如此,女生们也都好奇都喜欢啊,她们从没见过长得那么漂亮干净的男孩,电视里都没见过;一节课的时间,“新来的超越历史的校草是聋哑人”传遍了全世界。

    他一直安静地做着自己的事情,直到中午快放学的时候,他们正在上课,教室外忽然传来一声清脆而欣喜的欢叫:“言格!言格!”

    初中部2年1班的人都扭头看去,那是1年13班的甄意,才开学没几天,大家就都认识了她。因为她玩火,把国旗杆的绳子烧断了,被全校通报批评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言格是谁?他们班没有叫言格的人。

    很快,有人反应过来,齐刷刷看向“聋哑人校草”。

    正在上课的老师不满地看向甄意,可后者毫不介意,在教室门口跳啊跳:“言格,言格,你来上学啦?我昨天找了你一整天。”

    教室里的女生们沸腾起来:“他叫言格?”“好奇怪的名字。”“可是很好听啊。”

    也有人疑惑:“甄意怎么认识他?还找他?”

    甄意耳朵尖,立刻昂起头,骄傲地嚷:“因为我是言格的女朋友!”

    教室里一下子炸了锅,“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言格似乎是分辨出了她的声音,抬起头来看着她,却再没了别的反应。

    巧的是,下课铃响了,老师无奈地宣布下课。

    甄意立马冲进教室,跑去言格身边,欢欢喜喜地蹲下,趴在他桌上:“你来啦,我找你好久。前天要不是摔倒了,我才不会让你跑掉。”

    他静静看着她,看见她手肘处破了皮,涂了红红的药水,也遮不住青紫的颜色。

    原来那天她摔倒了。

    他盯着她的伤,她看见了,满不在乎地笑笑:“没事,一点儿都不疼哩。言格,你住在哪里呀,我们一起回家好不好?”

    他双手紧紧握着自己的书,长长的睫毛扑闪了一下,没有作声。

    旁边有女生以为自己更了解言格,插嘴道:“他是聋哑人,听不到你说话,也不会回答你。他才不是你的男朋友?”

    甄意反问:“他告诉你他不是我男朋友了?”

    对方:“……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有,谁说他是聋哑人?”

    女生们不回答,有男生起哄:“本来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他前天还和我说话了!”甄意争辩。

    “那你让他现在说话啊。”男生挑衅。

    “哼,你让说就说啊。言格他现在不想说话。”甄意非常自然地护他。

    “那就是你说谎,他是聋哑人。”

    “再说我揍死你!”甄意握拳,“大不了把你打得屁滚尿流了,我再被通报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言格依旧没有听太连贯,无声地装好书包,起身走了。甄意如影随形地追上去,欢乐道:“言格你等等我呀”

    她跑得太快,撞得桌椅哗啦啦地响,她像感觉不到疼似的。

    而走到门口的言格,真的停下来了。

    他没有回头,但的确停下来了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张口结舌,他听得到啊。

    在大家惊呆的目光里,甄意乐颠颠跑去他身边,然后,他才拔脚离开,甄意则跟在他身边一路的叽叽喳喳,说着各种琐碎的话……

    开始的头几个月,有人认为言格听得到,但不会说话;可有一天,有女生带来了爆炸性的新闻,说回家的路上,经过甄意和言格身边,听到言格说话了。

    当时,甄意抬着一盒臭豆腐,挑一块递到他嘴边,他说:“我不吃。”

    大伙儿十分讶异,于是各种询问,言格说这话的语气怎么样?表情怎么样?声音怎么样?

    答案是:“非常好听的声音,比配音演员还好听。”

    大家一片遗憾,原来他并不是不会说话,他只和甄意说话。而大家庆幸的是,后来甄意也承认了,她不是他的女朋友,她在追他。

    可即使如此,有女生想学甄意追他,却得不到他的回应。不会让他把眼神挪过来,也不会让他开口。

    一年,两年,他一直如此。

    同级的女生,新来的学妹,一波一波地被他的淡漠和不理会打消了热情,唯独只剩13班的甄意,日复一日地追在他身边。

    她像一本追男神的教科书,海报,广播,唱歌,跳舞,传单,涂鸦,气球……所有能用到的追人方法,她都用上了。

    这期间,无数次有人问她:“不会觉得心灰意冷吗?”

    甄意纳闷:“为什么要心灰意冷?他不会表达,可他喜欢我呢,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大家都觉得她自恋到了一定的程度。

    甄意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有那种感觉,但她就是这么感觉了。

    其实,事情应该回到开始的有一天。

    放学了,甄意拿着坐公交车的钱在校门口买零食吃,言格默默地站在一旁等她,因为甄意钻进人群里时,冲他说了:“言格你等等我哦。”

    好一会儿,她冒着汗从人群里挤出来,捧着一小盒炒年糕,热情地问他吃不吃。

    他摇头。

    她很喜欢吃零食,可她的姑妈不会给她零花钱;而她宁愿不坐公交车,也要解嘴馋。

    她很爱美,不喜欢穿校服,常常因为不穿校服被训导老师揪耳朵;出校门后,她做的第一件事永远是把校服脱掉塞进书包里。可她也没有新衣服,都是表姐留下来的,即使如此,她也自己洗得干干净净,色彩鲜艳,搭配得漂漂亮亮的。

    放学总是人潮涌动的时候,清一色的学生们,她在人群里,格外亮眼。

    那天,她吃着炒年糕,咕哝着口齿不清跟他讲话,一会儿讲语文课上了皇帝的新装,可她小时候早就听爷爷讲过啦;一会儿说她很喜欢安徒生,最喜欢小美人鱼;一会儿说泡沫很好玩,搓碎了像下雪,有一次她搓碎了泡沫满学校撒,被罚捡泡沫捡了一整天;一会儿又说吹泡泡好玩,可泡泡水好贵,居然要两块钱,她自己会用肥皂做泡泡水,但要提防不被姑妈发现……

    又过一会儿:“言格你快看,那个黄黄花,好漂亮啊!”

    他抬头,望着金色盛开的院墙,说:“它叫金花茶。”

    “哇,好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那时候,她总是有说不完的话;总是有有趣的事告诉他;总是有美好的事给他看;

    那时候,她从来没有抱怨过已逝的父母,寄居的姑妈,不会觉得家里没钱是丢人,也不会以此作为某种反转的筹码;

    那时候,她总是把自己整理得干干净净,漂漂亮亮的,脸上挂着笑,心底了无尘;

    那天,她吃完一盒炒年糕,咕噜打了个嗝,就走到了和他分别的岔路口。

    “我走了。”他淡漠地说,不做停留地和她擦肩而过。

    “我明天在这里等你一起上学哦。”她在他身后叫唤,他没有回应;甄意歪着头看少年那清挺的背影,白衬衫,牛仔裤,背着墨蓝色的单肩包,映在落日余晖的林荫道上,真好看啊。

    她忽然觉得好喜欢他,喜欢得不舍得扭头离开;

    她蹦过来又跳过去,过会儿又一直站在原地看着,偶尔蹲下来拖着腮看,见他走到路的尽头要转弯了,她才站起来。

    望着他清秀的影子,她还是不舍得扭头离开;就是这一瞬间的不舍得,她看见,他停下来,然后,回头了……

    毫无预兆。

    再后来,第二天,他送了她一打非常精致的泡泡水……

    (完)

章节目录

亲爱的弗洛伊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玖月晞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玖月晞并收藏 亲爱的弗洛伊德最新章节 。